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卜鬼】如果你能感同身受③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xxj文笔】

卜凡领着浑身脏兮兮的王琳凯进了门,七拐八拐的走到走廊尽头就开始咣咣咣的捶门。

门被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那秃头像乱草一样地堆在头上,远远看去,活像一个白砂锅。 

院长低头凶神恶煞的冲卜凡吼道:“你又怎么了?!”

卜凡也不甘示弱的回怼过去,“有小孩儿!”

“哦?”院长伸手顶了顶滑到鼻梁处的眼镜,“多大了。”

卜凡牵着王琳凯的手轻轻晃晃,低头问道。

“弟弟,你多大了。”

“五岁…”王琳凯抬头看着卜凡的眼睛,怯生生的回答道。

“五岁!”卜凡看着院长的眼睛,“够你标准吧。”

这家孤儿院收留孩子就一个标准。

你得十岁以下。

“够。”院长点点头,恨铁不成钢的扔给卜凡一块面包,“给他吃了,吃完洗个澡,脏成这样我都不敢卖!”

“切。”卜凡冷哼一声,“我跟你讲,这孩子要是能跟我混熟,你就别想着卖他。”

“你!”院长气的直哆嗦,指着卜凡的鼻子说不出一句完整地话,最后气急败坏的甩上门回去睡觉。

“切。”卜凡不屑的揉揉鼻子,“卖了我三次还没卖出去,当你凡哥吃素的。”

这家孤儿院名义上是收留流浪儿童的地方,实际上是人贩子聚集的场所,院长就是这一片儿最大的人贩子头目,把孤儿院领回来的孩子卖给那些高官,给他们当娈童什么的。

知晓这个秘密完全是一场意外,有天卜凡突发奇想想去吓吓院长,躲在门后想着等到那人走过来就跳出去狠狠的吓唬他,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听说你那里有个孩子个头挺高。”

“是挺高。”院长扒翻出一副眼镜,吹了吹镜片上的灰才开口回答。

“不到十岁快一米四了。”

“行,就他了。”

“咋了,上次那个不带劲儿?”

“可不呗。”电话那头的人叹了口气,“死床上了。”

院长惊呼一声,“怎么搞的?!”

电话那头似乎也有难言之隐,支支吾吾的,卜凡废了好半天才把破碎的词组组成一句完整的句子。

“蜡烛滴眼里,从床上掉下来摔死了。”

“卧槽…”卜凡捂着自己的心脏,想尽快平复心跳,转身准备离开,就被一个小孩儿猛地抱住。

“凡哥!你要不要跟我们玩儿捉迷藏!”

“玩你妈卖批的捉迷藏啊…”卜凡站在院长屋里嘟嘟囔囔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院长一言不发的盯着卜凡的发旋。

刚领进来的孩子会被特殊照顾,让他们领略这里的美好,等到有人打电话咨询的时候,院长就会告诉他们。

“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玩。”

那些欢快跟着去的孩子没有一个回来的。

之前卜凡还好奇的问问咋回事儿,院长就支支吾吾的说孩子父母找着了。

“太特么巧了吧。”卜凡一点儿也不信,谁能想到这一次就让他听了个真。

院长最头疼的孩子就是卜凡,孤儿院孩子们的头领,大大小小的孩子都跟着他闹,自从卜凡发现这个秘密后,院长找借口卖了卜凡三次,就害怕他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如果真的泄露出去,那些孩子肯定都得跑。

结果次次都让卜凡逃了出来。

第一次把卜凡送到游乐场,院长火急火燎往车里跑,好不容易上了车启动了车子,他就觉得轮胎一沉,车顶上坐了个人。

卜凡扒车顶又回到了孤儿院,把院长气的不轻。

第二次是带着卜凡去买东西,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听卜凡的话,所以什么东西都让卜凡帮忙带,作为最高又是年龄最大的卜凡不得已承担起如此重大责任。

尽管他才七岁。

后来卜凡偷偷摸摸的钻后备箱里,藏在箱子里面,院长见终于把那个祸害扔了,快快乐乐的给自己买了只烧鸡。

回到孤儿院,打开后备箱,发现一堆鸡骨头以及满嘴是油躺在后备箱睡觉的卜凡。

第三次才是最惨的,院长大腹便便,卜凡因为长期干一些粗活,身上的肌肉不比那些健身的人差,把卜凡带到目的地还没下车赶人,卜凡凭着身体灵活程度高在车上就把人揍了一顿,由于空间狭小,对方愣是还不了手。

孤儿院里只有院长和两名义工,院长负责卖小孩儿,义工负责消除他们的疑问。

“咦?明明去哪儿了啊。”

“他妈妈来接他。”

卜凡本来觉得王琳凯小小一只应该挺好玩儿,刚领进来丑的卜凡都要哭。

王琳凯身上邋里邋遢的,好像是从泥土里钻出来似的, 尤其是那小脸,灰扑扑的。

洗完澡卜凡才发现自己被打脸了,义工抱着洗干净的王琳凯出来,那脸蛋儿嫩的都要出水,就是有点儿营养不良,身上没多少肉,看着宽大衣服里身板儿还觉得有些膈应人。

王琳凯人生的清秀,整个人又瘦又小,有时候卜凡远远的瞅着都害怕一阵风把他给吹断,卜凡不喜欢跟胆子小的人搭话,尤其是男孩子。

偏偏王琳凯就是那种胆子小的不能再小的。

他听到打雷会害怕的打哆嗦,看到虫子会尖叫,一走路就出虚汗,说话声音又小,模样比孤儿院里的女生都清秀,娇滴滴的,卜凡觉得他比女人还娇嫩,这里碰不得哪里碰不得的。

总之卜凡不喜欢他,觉得对方没有男子气概。

王琳凯年纪小,又是新来的,欺凌事件常有发生,没有人帮他,他就只能忍气吞声。

如果卜凡是孤儿院的神话,那么王琳凯就是孤儿院最大的笑话,没有之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他那个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多搞笑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啊对啊!”

周围的哄笑声越来越大,所有的话题都是针对着坐在墙角里的小孩儿。

“我听说他是因为家里人死光了才来到这儿的,是个煞星!是他克死了他的父母!”

“什么啊,明明他就是个扫把星,我们不要理他!”

“对啊不要理他!”

“不理他!”

    …

躲在墙角里的王琳凯默默攥紧拳头,身体微微颤抖着,尖锐的虎牙咬破了嘴唇,一声不吭的忍受着周围的谩骂。

他都已经习惯了。

谈不上是多难过,就是不快乐,无喜无悲的,像个活死人。

这一年卜凡十二岁,王琳凯九岁。

卜凡的身高到了一米六,在人群中特别显著,王琳凯也到了一米三的个,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肋骨都突突着。

这四年里两人交集不多,王琳凯特别听话,听话到院长都不想卖他,毕竟找一个无条件给他端茶送水的人不容易。

卜凡十岁的时候用热茶泼了院长一脸,就仗着自己知道点儿小秘密就为所欲为。

秘密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院长的命根子,偏偏还就是算计不过卜凡。

别看四肢发达,脑子也特灵光。

寒夜的天幕,半个月亮斜挂,星星在闪烁着。

卜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那种羞羞的场面。

“shit!”卜凡坐起身轻声冲下铺喊到,“都怪你。”

“要不是你跟我讲那种事,我还不至于到现在睡不着觉!”卜凡愤愤的说道,“你凡哥还在长身体!”

“怪我嘛?!”下铺的人贼笑道,“要不我们偷偷去院长卧室,我那天挨训的时候瞅见了。”

卜凡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转,“那行。”卜凡点点头,“你那本我都快看吐了。”

“切。”那人不屑的冷哼道,“还不是因为你看的次数太多了!”

“你凡哥我进入青春期了还不行吗?!”

“你可真棒!院长教的知识你可真是一字不落!”

院长以前是一名高中老师,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干这种勾当,闲暇之余他会教孤儿院的孩子学一点儿知识,让孩子们更加认为只有他才能拯救他们。

下铺传来细微的动静,那人穿上衣服和鞋,叫卜凡赶紧下来。

两人在墙角处商量了半天,决定在这里制造点儿找麻烦让院长找过来,然后一个人望风,一个人偷书。

那人掏出怀里的打火机,点燃了一片杂草,火势迅速蔓延起来。

王琳凯百般无赖的坐在屋顶上看星星望月亮,卜凡那大高个特别显眼,王琳凯把一切都尽收眼底,只是看着卜凡那张嘴一闭一合,不知道在说什么。

然后他就看见一条火龙冲了出来,正好在院长窗户外面,王琳凯心里咯噔一声,不想给自己添麻烦,便躲回自己屋里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院长在梦里梦到自己被火烧死了,一个激灵起来,发现屋子里浓烟弥漫,来不及换衣服就穿着背心冲了出去,惊叫声把靠近这里的孩子都惊醒了,一时间尖叫声不断。

孤儿院靠山,很难有人来帮忙,A市是被政府抛弃的地方,除了警察局、消防站、学校等等有利于社会和谐发展的建筑,不该有的全有了。

下铺的人趁着大家伙都忙着灭火,带着卜凡偷偷摸摸的溜进院长屋里四下扒翻。

“他搁哪儿了啊。”

“我怎么知道。”

外面火光冲天,王琳凯躲进被子里瑟瑟发抖,外面的尖叫声让他耳朵都快聋了。

他怕打雷也怕火,在他记忆深处总会电闪雷鸣,同时火光冲天。

他总觉得这些他经历过,但他只记得他在一个暴雨天,被一个大高个领了进来。

他甚至还不清楚那人叫什么名字。

他挺讨厌一个叫卜凡的人,长的个子到是不矮,就是人品不怎么好,总是偷偷笑他,看他的笑话,但唯一好的一点就是,从来不会动手欺负他。

那个把他领进来的大高个声音很温柔,会轻轻的问他多大了。

索性火势不是很大,众人火急火燎的灭了火,院长怕有人员伤亡,赶紧把人都召集起来清点人数。

“1,2,3,4,5,6,7…”

“卜凡还有王琳凯呢?”院长回头问义工。

“没见到。”

话音刚落,就看到卜凡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我在这儿!”卜凡匆匆忙忙拉着下铺赶过来,浑身是汗。

“你上哪儿去了?”

“没上哪儿,便秘,就在离这儿不远处的地方上了个大号,你不信你闻闻去,特新鲜!”

“你恶不恶心。”院长嫌弃的摆摆手,装作真的闻到什么异味的表情捏着鼻子,“王琳凯呢?谁看见他了。”

众人都不说话,院长也打算自己去找,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看见了!”一个戴着圆眼镜脸上有雀斑的男孩儿举手,“我看到他出去了。”

“出去了?”

“嗯,他出去不久就着火了。”

“行,我知道了。”院长冷着脸,忽然想起自己卧室的门没关,撇下众人拖沓着人字拖就跑了回去,一进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走近一看,发现桌子上的东西没了。

一本小黄书。

院长突然就红了脸。

黑着一张脸赶到院里大声的吼道。

“都特么的的去给我把王琳凯找回来!”

卜凡一看那架势就知道书的事儿被发现了,赶紧扯着下铺躲到一边。

“咋办啊。”

“能咋办。”下铺白着一张脸,四下张望。

“嘿!你看!”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下铺特别兴奋,要不是特殊情况估计早就蹦起来了。

“哪里有扇窗户没关!”

卜凡顺着下铺指着的地方看去,一看就笑的咧开了嘴。

“嘿!”卜凡让下铺站在这里别动,他去扔书。

“对不住了老哥。”卜凡胳肢窝里夹着书,掌心合一躲在窗户下祈祷,“帮弟弟一个忙!”

快准狠的把书狠狠往里一扔,卜凡屁滚尿流的拉着下铺跟着大部队找王琳凯去了。

王琳凯揉着砸红的的额头坐起来看着砸中自己的不速之客,眨了眨眼睛,发现书的封皮是一个裸着的女人。

王琳凯没见过这种东西,好奇的掀开一页,只看了一眼,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这本书仿佛打开了王琳凯的新世界,这活脱脱就是一幅幅春宫图。

这时,门猛地被踹开,乌泱泱的涌进了一大群人。

突如其来的人群吓了王琳凯一跳,灯光有些刺眼,王琳凯用书挡住眼睛,通红的脸被人看了个底。

“好啊。”院长两三步就迈过去,一把攥住王琳凯的手腕,“真是你干的。”

王琳凯一脸呆滞的看着一群人,听着他们的指责。

“原来是你。”

————————————————————

本月最后一篇,停更。

下章解锁新人物,山不转水转,我们六月再见。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