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如果你diss小鬼,我就cnm

我没觉得哪里需要被屏啊咋就给我屏了

我写了,它给我屏了

*图源水印

不说了我先猛男落一下泪

哪怕流言蜚语再多,达琳依旧是你坚强的后盾❤

我开心了我高兴了我不自闭了我下周一定更


grtk我真TM求你保护好他。
求你走法律程序因为这是我的崽儿啊!
让鬼崽亲自出面澄清吧这段时间虐的是粉丝的心啊!
躲着藏着也不是个事儿啊想想解决的办法。
我心疼还来不及就这么多人诋毁。
他有在改啊他现在很优秀不是吗。
我真TMD要落泪了。
【你是我2018年全部的欢喜】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期待你的绝地求生。
〖感谢那些不离不弃的小姐姐们〗
爱您❤

2019.❤

对我爱的人好一点❤

以后的几年也是❤

*图源水印

*侵删

【卜鬼】如果你能感同身受ⅩⅡ



*来晚了,略短,以后会补


“《旧约.创世纪》中说:‘神以本身的形象创造了人。’”王琳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捂着腹部疼的满地打滚的人,“该当倒过来说才对。”王琳凯指使灭绝掰开那人捂着腹部的手。


“人以本身的形象创造了神。”王琳凯从地上一抓了一把沙,“而我,就是创造神的那个人。”王琳凯摊开手掌,掌心的沙粒从指缝散落进那人被枪崩开的血洞中。


“既然我可以创造他,那么我亦可以毁灭他。”


王琳凯转身看着那一群呆愣的人,“现在,还有谁不服?”


刚开始反对他的人还很多,见到王琳凯这方举动,那些叫的最凶的早已噤了声。


王琳凯啐了一口血,抬头看向楼上看热闹的杀戮,“您满意了吧,我的大当家?”


“呵呵…”杀戮满意的点点头,恰当的鼓了鼓掌,“不愧是我选中的三当家啊…立威都立的这么快。”


“呐呐呐,不敢当。”王琳凯调皮的挑了下眉,“这不就是您意料之中的吗。”


杀戮的眼睛里透露出的情感,除了赞赏,还有一丝危险的气味,王琳凯不瞎。


他王琳凯,这辈子就瞎一次,就是信了卜凡的邪。


回想起自己傻了吧唧的真的去等,王琳凯还记得跟卜凡的承诺,在自己十八岁的那天准时来找他,在废墟上坐了一夜。


“真是可笑。”王琳凯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当初说的有多信誓旦旦,到最后相信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其实那天卜凡是想出来的,但他当时是一名普通的士兵,没有部队批改无法出去,当他请好假来找王琳凯的时候,只发现了一片废墟。


没有王琳凯的踪迹。


卜凡不清楚在他走后孤儿院发生了什么,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卜凡开着车慢吞吞的行驶在回部队的路上,窗外风景很好,可他满脑子只有那片废墟。


王琳凯呢,没有王琳凯。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有人提起?


他忘了,那座城市里面住的都是在逃通缉犯。


回到部队后卜凡就心神不宁,训练的时候失误好几次,李振洋看不下去,让他回去先休息,自己去给领导反映,并且会偷偷给他拿一个馒头。


卜凡挺感激李振洋的,他觉得李振洋这个人挺好,跟他合得来。


卜凡拼死拼活的终于混了个军官当当,但他心里一直都有个疙瘩。


后来,每日都在懊悔和心神不宁中度日的卜凡选择了退役,本来有机会晋升的李振洋却无条件支持并且跟着卜凡一起退了役。


两个人的辉煌历史在巅峰的时候画上了句号,成为军界传奇。


“你听说过战神吗?!就是那个卜凡!大大小小的战役他都参加过!还有那个李振洋!他也是!两个人都是战神!”刚入队的新兵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刚打听来的小道消息,眼中满是钦佩的小星星。


“我要像卜凡李振洋一样!”


“你这新兵蛋子,这两个人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


“遭了!班长来了!快跑!”


***


因为李振洋的这一举动,当下卜凡就认定了,这是我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一起流过血流过泪的兄弟。


退役的军官会有补助,两人服从调剂去了警察局当小片儿警,每天警服一穿警帽一戴警棍一拿,大摇大摆的巡逻,走路的架势比混混还混混。


卜凡刚进部队的时候,那是彻头彻尾的兵痞子,后来跟班长打了一架后就老实了。


两个人一走起路来就是六亲不认的步伐,这一片的地头蛇都不敢再出声造作,两个人也因整治有方加薪。


局长觉得两个人不一般,于是私下调查,没想到两个人真的不一般,紧接着两人莫名其妙的成了刑警。


卜凡李振洋见到了在警察局长大的李英超。


卜凡特别激动,怕李英超受不了刺激选择了隐瞒,谁让对方还没成年。


他不确定李英超知不知道王琳凯在哪儿。是不是…还活着。


李英超对于枪特别感兴趣,领养他的两名警察差不多都到了退役的年龄,周队舍不得枪,当了个擦枪的,红姐也乐呵呵的在警察局帮着新来的实习警察整理资料。


本无意出众,怎奈何与众不同,在一次警局举办的活动中三人表现突出,高层把李英超李振洋卜凡三人叫走,告诉他们一个计划。


这个计划被起名为:黑鲨计划。


三人代号分别被取为:灵超,木子洋,Katto


在一次交易中,他看见了王琳凯,但王琳凯没看见他。


是的,活着的王琳凯。


这场交易很重要,尽管他隐藏的很好,但是他带来的跟班不咋的。


戏还没演完就被拆穿了。


于是被寄予众望的卜凡,光荣负伤归队。


当他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李英超叫过来,当年发生了什么。


“我被院长卖了。”李英超说的轻描淡写,“然后我跑了,被周队和红姐收留了。”


“王琳凯呢?”


“哥哥?”李英超一脸懵逼,“他现在应该还在孤儿院吧。”


“你没去看过他?!”


“不不不。”李英超连忙摇头,“我去了。但是我没找到地方。”


“是不是一堆废墟?!”


“是…是啊…所以我就想着是不是拆迁了…”


“操!”卜凡懊恼的猛锤自己的脑袋。


“哎凡哥!你别这样!洋哥你快拉住他啊!我一个人弄不住!”


过了一会儿卜凡才恢复了机智。


“我刚才看见了一个人,很像很像。”


“你能给我描述描述吗。”李英超垂眸搓捏衣角,“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我说不上来。”卜凡闭眼沉思,“很像,可我又说不出哪里像,他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像是多年未见一样。”


“眉间…有一颗痣…”


***


“没死吧,没死就睁眼吃东西。”芝麻面无表情的扔给王琳凯一包压缩饼干和一瓶水,留了一句组织给你安排了一个排档就走了。


“JZen?”王琳凯仔细回想,确认自己的记忆力没有这个人。


“你别走啊!先告诉我JZen是谁啊!”


回应他的只有关门声。


“啧。”王琳凯搓搓手,“那我得好好看看这个排档知不知道我鬼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好。”一阵敲门声响起,“我是JZen。”


看着那熟悉的面孔,王琳凯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