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贾鬼】朝朝暮暮

【这大概又是因为琳琳富贵终于一组出来的脑洞】

【我的老天爷我怎么越来越贾鬼不行我不能爬墙】

【北极圈cp冷的要死 崽子一起出道吧 不然以后怎么吃糖】

【依旧短小一发完】

紧张的淘汰赛终于结束,三十五进二十并没有让进了前二十的幸运儿们感到高兴,因为今天是他们分别的日子。

在一起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曾经的我们以为时间过得很慢,但它总是转瞬即逝,潇洒异常,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Justin不舍得拉着丁泽仁的衣服,表情委屈的让丁泽仁哭笑不得,嘴巴撅的快要成一座拱桥。

朱正廷搂着情绪低落的李权哲,毕雯珺不会安慰人,静静的坐着看着范丞丞絮絮叨叨的叮嘱黄新淳。

“啥也别说了兄弟,我们来这儿一开始是为啥来着?你告诉我。”

黄新淳想了想,开口道:“交朋友,学东西。”

“这不就得了。”范丞丞揉揉黄新淳软塌塌的头发,“只要你不忘记我们的初衷,啥都好说。”

“我没有忘记,我只是不太开心而已,我明明这么努力…”黄新淳眨眨眼睛,不让眼泪滚落,只是眼眶微微发红,厚重的刘海儿很容易的遮掩住眼睛,让人看不真实。

毕雯珺一直盯着黄新淳的眼睛,掏出纸巾递给了他。

“谢谢。”黄新淳接过纸巾,冲毕雯珺微微一笑,然后拍拍范丞丞的肩膀。

“别说太多了兄弟,分别的日子总会有的,但是我们肯定能再见,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玻璃心。”

说完,黄新淳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笑嘻嘻的看着范丞丞。

看着心情不像刚才这么差,范丞丞嘿嘿笑了一声,掏出自己珍藏的薯片。

“我都没舍得吃我跟你讲!”

“怪不得的你一下子胖了二十斤。”

“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这么押韵哈哈哈哈哈哈!”

朱正廷不知道说了什么,逗的李权哲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见李权哲的心情好多了,朱正廷让黄新淳丁泽仁都坐过来。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啊,多余的废话我也不说了,你们肯定听不进去,权哲,新淳还有你泽仁,你们三个记住我这一句话,这是我们梦想的开始,不是结束。”

丁泽仁点点头,“放心吧正正,我知道,我肯定会更努力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走吧。”说完,拍拍Justin的头发,准备离开,Justin连忙替三个哥哥拿东西。

男人嘛,伤心事难免都会有,来的快去的也快,他们之间的离别对话没有多少时间,但是却最大程度上展现了乐华的团魂。

将行李放到后备箱,丁泽仁不知道跟Justin说了什么,Justin的耳朵瞬间就红了,被路灯照的一清二楚。

待三人都坐上车,一直沉默不语的毕雯珺突然喊了一声。

“分手总有相逢日,再笑当年别离伤!”

回应他的是丁泽仁独特的嗓音以及他爽朗的笑声。

“好!”

丁泽仁就是丁泽仁,他就是这么的潇洒,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回程的路上,Justin他们一行人意外的撞见出来给周彦辰送别的小鬼一行人。

“杰哥好,小鬼好。”

朱星杰点点头,回了一句你好,便不再开口,小鬼低着头,长长的脏辫有几缕不听话的盖住了眼睛。

在与小鬼擦肩而过的瞬间,Justin听到了小鬼轻声细语的一句话。

“好什么好,一点都不好。”

Justin愣了半晌,直到朱正廷让他快点儿回去,才慢吞吞的迈开步伐。

丁泽仁刚刚跟他说了什么?

丁泽仁跟他说让他大胆追求。

“你不是喜欢小鬼吗,加油啊兄弟我看好你。”

可是他现在心情很不好,Justin对自己说,可是他能怎么办呢,他的心情也不好。

Justin回到宿舍,看着一下子空了的床铺,心情很不是滋味。

他现在体会到了灵超之前说的话,确实,没有之前那一百个人的气氛了。

朱正廷尝试着调侃几句来带动一下气氛,怎奈何所有人都是低气压,他知道为什么刚才安慰人的时候他们不这样,因为他们想让自己的兄弟开开心心的走。

所以他说的那句天王盖地虎,丞丞二百五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是他跟李权哲说的话,李权哲笑得不能自已,在这个时候换来的只能是范丞丞的枕头暴击。

毕雯珺心情也不是很好,平时这么注重影响外表的男人第一次破天荒的没有洗脸刷牙,带着妆就睡着了。

Justin把自己清理干净,想着要不要给雯珺清理一下,一回头,朱正廷已经开始行动了。

“正正,我先睡了啊。”

“睡吧,明天发布任务,早点起。”

“知道了。”Justin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他多想听听忍受不了他翻身带起的晃动以及丁泽仁不满的抱怨。

“你起虱子了吗你。”

可是那个声音不会再有了。

Justin很想哭,但他不能哭,他已经是个大人了,尽管还没有成年,但是他内心的成熟程度已经远远大于他的真实年龄。

“正廷哥。”Justin轻轻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朱正廷温柔的看着Justin,他知道Justin想说什么。

“快睡吧,我去关灯。”揉了揉Justin的头发,朱正廷起身去关灯。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知道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所以,带着权哲,泽仁和新淳的梦想,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范丞丞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

Justin想出去走走。

然后他趁着朱正廷躺到床上后,窜了出去。

“Justin!”

回应他的只有关门声。

朱正廷盯着自己的被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Justin最喜欢到天台上吹风,因为哪里很少有人光顾,他可以自己偷偷的一个人练习,也可以偷懒一小会儿。

黑压压的颜色压在天上让人喘不过气,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 织成了一 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

人们都早已进入了梦乡,没有汽车喧嚣的声音,也没有那些其他人大半夜在练习的声音,有的只是风轻轻拂过树枝带动的沙沙声。

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像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Justin有一个秘密,除了乐华的兄弟们,谁也不知道,如果说能把人的心比做一个箱子,那么喜欢王琳凯这件事就是他压箱底的秘密。

Justin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他从手机上看到一个段落,他觉得写的很好。

男人的一生有着无数的别离。像那一只又一只的香烟。有的刚刚点燃,有的只抽一点,有的燃其大半。但能伴其终生的少之又少。 

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他呢,Justin也想不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只是单单被他的气场给震惊到,台风稳得要死,当小鬼即兴solo的时候Justin这个十六岁少年的十六岁大脑里组织出来的语言除了好帅,炫酷,炸就没什么别的形容词了。

Justin看着燃烧殆尽的烟蒂,深深吸了一口。

从前以为那些抽烟的人都好酷,原来吸第一口还是能被呛到哭。

Justin不喜欢吸烟,这是他第一次尝试。

被呛了一口之后,决定以后再也不碰。

Justin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

因为刚见一面就爱上,甚至之前话都没说过,所以爱的最多只是对方的外表而已。

要做到真正的爱,那么应该是相处过后,觉得对方的一言一行,做事风格,品行好坏是否能打动自己,如果能,那么才算是爱上。 

确实,他并没有对小鬼一见钟情。

他虽然不相信一见钟情,但他相信日久生情。

抱着想学习rap的心接近他,然后发现一个不一样的他。

在熟人面前的小鬼散发着他十八岁的朝气,笑起来像个没长大的孩子,Justin喜欢看小鬼笑。

手指突然一阵刺痛,原来只不过是才吸了一口的烟燃到了尽头,

一阵冷风吹来,Justin打了个激灵,扔掉手中的烟,缩缩脖子准备回去。

待他离开后,角落里钻出来了一个人影。

那是小鬼。

小鬼站在Justin刚刚站着的地方,蹲下身,看着地上的烟蒂。

半晌,泄愤一般的用脚踩住狠狠的碾压,最后还是认命一般的用卫生纸包住。

周彦辰走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他明明这么努力,双截棍那一场比赛他的敬业程度大家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小鬼有时候也会想,我干嘛要坚持呢,下一次就是二十进九,他还有可能吗。

他这个年纪还能回去继续他的学业,他干嘛要坚持呢。

大概是因为看到了这么多喜欢自己的人吧。

小鬼突然释怀了,咧了咧嘴,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他也想像其他练习生一样看着自己的兄弟离开可以放声的哭泣,但是他不能。

他是个raper。

他不能哭,哭了就不cool了。

仰起脖子不让眼泪滚落,小鬼眨眨眼睛,转身离开,临走前,还不忘将手中的卫生纸扔到垃圾桶里。

第二天,睡觉打呼噜还不老实的Justin光荣的跌落下来,爬回去还想再睡一次回笼觉,却怎么也进入不到梦里。

“我刚才梦见啥来?”Justin站在镜子前,无奈的看着自己眼下的黑眼圈。
“我怎么可能梦到小鬼躺我身上。”Justin晃了晃头,“我大概是中邪了。”

肚子传来的打鼓声让Justin一阵尴尬,确保没人听见,才舒了一口气,眼光一瞥,看到刚刚把面膜揭下来准备扔掉的朱正廷,眼睛贼溜溜的转了一转,靠在门框上。

“哥…”Justin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快困死了。”Justin装作虚弱的样子靠在门框上,可怜巴巴的看着朱正廷。

“得!”朱正廷都懒得搭理他,“我服你,我给你带饭你满意了没。”

“谢谢哥!”Justin迅速窜回床上,“再多给我带一份豆浆!”

“真是服了你了。”朱正廷无奈的扶额,“走吧雯珺,九点发布任务。”

“好。”

今天的范丞丞依旧睡死在床上。

对于范丞丞这种躺尸的行为大家表示司空见惯早已习以为常。

本来曾经装满一百个练习生的大厅只剩下二十个人,Justin叹了口气,怀抱着小心思站在小鬼身边。

看着Justin孩子一样的举动,朱正廷无奈的耸耸肩,这孩子真是傻,什么年头才能追到手。

虽然国家设立了同性之间可以结婚恋爱什么的,但是总有不和谐的声音。

Justin不知道小鬼心里怎么想,万一对方是一个直的不能再直的人呢?就像毕雯珺一样,外号毕直树,宁折不弯的那种。

Justin叹了口气,等着张PD的到来。

前几名都已经选好了自己的歌,卜凡也选完自己的位置,Justin悄悄的问小鬼。

“你选那首歌?”Justin扭头问到。

“我挺想选It 's ok的那个Erap1,但我也想选那个Vocal1。”

Justin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听到的Mack Daddy,有些犹豫。

“接下来是第六名的小鬼进行选择。”

小鬼拿着自己的头像,在Mack Daddy面前徘徊了一阵。

“完了完了完了他绝对要把我挤走。”卜凡早就预知结局,傻兮兮的看着小鬼。

林彦俊:“完了完了完了…”

最终小鬼把林彦俊挤走,当了rap1,林彦俊尴尬的笑了笑。

“哇偶,场面已经白热化了,It's ok已经满员,也就是说下一个上场的练习生要把其他人挤出去,也就是挤到另一首歌里去。”张PD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给所有人解释道。

“下面是第五名的王子异。”

“子异肯定选rap。”朱星杰特别确定的说道,Justin点了点头,“等看完子异选我再想我的。”

王子异走上前,拿起自己的头像,有些犹豫,“其实有点想当这个…”王子异指了指小鬼的头像。

张PD看向观众席的小鬼,小鬼梗着脖子,不安的舔了舔嘴唇。

Justin发现小鬼在抖。

小鬼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王子异的手,充满着不安,王子异犹豫不决的说道:“好难选啊…”

“没事,再给自己一些时间,不要有压力。”

王子异咬了咬嘴唇,最终把自己的头像贴在了Mack Daddy的rap3位置。

小鬼叹了口气,尴尬的笑了笑,冲着王子异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的谢意。

王子异也回了小鬼一个微笑。

“出乎了我的意料!”Justin蹦跶了一下,“我的计划被打乱了。”

“那么有请Justin来进行选择。”

“他想选rap。”毕雯珺对朱星杰说道。

“我知道他肯定要选rap。”

Justin拿着自己的头像,冲秦奋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别别别别哎哎哎!”秦奋伸出尔康手,“等等等等你要把我贴哪儿,没rap空位了啊喂!”

毕雯珺见Justin的榆木脑袋终于开了窍儿,贼嘻嘻的开玩笑,“随便!嘿嘿嘿…”

Justin早就想跟小鬼一组了,只是迟迟没有机会。

作为歉意,Justin将秦奋的头像换到了Mack Daddy主唱的位置。

Justin选择了rap2。

“跟想象当中不太一样啊这个。”

“这也太刺激了吧。”

“我们有请范丞丞。”

“丞丞把Justin挤掉,让他这么过分。”朱正廷半开玩笑的说道,替刚才Justin不怎么礼貌的行为做出回应。

毕雯珺对Justin不怀好意的开口:“他在看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Justin的秘密在乐华这里已经不算秘密了,他们都知道Justin想跟小鬼一组很久了,“丞丞肯定不会挤掉我的。”Justin坚信的说道。

范丞丞本来没想选rap,听了Justin的这一番话,调皮的把手伸向了Justin的头像,冲Justin贼笑了一下。

Justin的笑容在脸上凝固了,我的天大哥你不能这样啊…Justin尝试着用脑电波回应范丞丞。

范丞丞放下头像冲Justin摆了摆手,绷不住了笑死我了,范丞丞对自己说。

“范丞丞你还要皮几下!皮一下你很开心吗?!”

“我不但要皮这一下,我还很开心,我不但很开心,我还要皮几万下。”

Justin哈哈大笑起来。

如愿以偿的与小鬼成了队友,Justin觉得要不是有这么多人估计他已经高兴的跳起来了。 

选择完毕后就开始了紧张的训练,Justin回到宿舍,不知道从哪里扒翻出前几期发的日记本。

Justin咬着笔杆,翻开一页,思索着要写什么才好。

“别熬了,快去睡觉吧。”朱正廷轻声细语的喊到,“不养足精神怎么训练。”

“嗯。”Justin添完最后一笔,起身去洗漱。

日记本没有盖上,朱正廷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走了过去。

“只看这一次。”朱正廷告诫自已。

“这条路一直走到头,总能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

日记本上只有这简洁的一句,也亏了Justin坐在这里这么长时间。

朱正廷无奈的笑了笑,一种儿子终于长大了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傻小子。”

“这条路一直走到头,总能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

这是Justin对自己的承诺。

今天的Justin依旧努力向小鬼靠近。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评论(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