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卜鬼】如果你能感同身受⑧

*这章OOC有点严重🌚

*下一章就进入主线了🌝

*不定时更新👌

*激情产物,别带脑子🙏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王琳凯锈住的大脑中只充斥着一句话。

“既然如此,我何不烧了这个地方。”

像是被某种魔力指引着,鬼使神差之中点着了火柴,挥手扔进了草丛。

一小点的火星点燃了一小片的草丛,转眼间,越来越多的花草被卷入耀眼的火焰中。

熊熊的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企图把所用的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 

哭声,喊声,一切嘈杂的声响在这场大火中扭曲着,人们的恐怖感,紧张感被无限放大,黑暗中燃起的红光如同死神的召唤信号。 

王琳凯的眸子中映着目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站起来,揉了揉硌的有些麻木的膝盖,迈着缓慢的的步伐走到铁门前,踮起脚打开门走了。

浓烟与灼热夹杂着肆意妄为的呼啸声,还有让人窒息的气体急速燃烧的嘎巴声,似乎天地也为这股喷涌而来的爆发而放行。 

“呼…”王琳凯深深的舒了口气,这么大的火势一会儿就会被发现,王琳凯想也没想,撒腿就跑。

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李英超,鬼知道他会被带到哪儿去,可自己身单力薄单枪匹马的怎么能对付得了身高一米八年近四十的人。

大火将天空映的发亮,天空像是被撕裂了一道口子,王琳凯的心脏在他瘦削的身躯跳的欢快,紧张感从脚底一直传输到大脑,王琳凯奔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还有一群人乱嚷嚷的声音。

“那个龟儿子放的火?!”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王琳凯想也没想就躲在树后。

来的一群人手忙脚乱的拎着水桶跑来,就连小娃娃也跑着来帮忙,王琳凯悄悄的从树后探出头来,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吐了出来。

“吓死我了。”

转身刚想离开,脚就传来一阵刺痛,王琳凯叹了口气,坐在地上,鞋面破了个洞,脚趾头顶破了,鲜红的液体从断裂的指甲盖上缓缓流着,刚才整个人都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没觉得受伤,紧绷的筋松了,这才觉得脚趾头钻心的疼。

王琳凯疼的呲牙咧嘴的把鞋脱下来,脚疼,膝盖也疼,浑身都疼。

身上的衣服是卜凡留下来的,肩撑不起来,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活像一个小孩儿偷穿了大人的衣服,衣摆处冒了点儿线头,王琳凯咬咬牙,把衣角撕下来,小心翼翼的缠在伤口处。

此地不宜久留,靠着树休息了一会儿,王琳凯扶着树慢慢站起来,脚一沾地,就钻心的疼,王琳凯清楚的发现自己的腿在打颤。

一瘸一拐的走出了这个是非之地,天南地北,王琳凯不知道他能去哪儿。

“嘿…小兄弟…”

一只枯瘦的手搭在了王琳凯的肩膀上,“能帮…”

王琳凯浑身一僵,双手扣住那只手的手腕,使出吃奶的劲儿来,一下子把那人摔了下来。

“咳咳咳…”那人猝不及防的被王琳凯一个过肩摔摔倒地上,碰到了伤口,疼的他不禁嘶了一声。

这个时候王琳凯才看清那人的惨状。

那人脸皮全是皱纹,带血的嘴巴,鼻孔真的很像工厂的烟窗,嘴巴在滴着血,眼睛头发又是卷乱,瘦巴巴的脸颊,冒黑烟的鼻孔,眼睛发出阴冷的光芒,浑身脏兮的,露出骨头的轮廓。

王琳凯一时语塞,“呃…你怎么了…”

“小兄弟…”那人捂着冒血的胳膊,“我不过是想让你帮我个忙…不至于这么对我吧…”

“对不起啊…”王琳凯咬了咬嘴唇,蹲下身看着那人,“我怎么帮你。”

“我在那林子里一棵树下埋了点儿药…你帮我挖出来…”

迫于无奈,王琳凯就权当是给他赔罪,真的站起身准备重新回到那片树林。

“你找有划痕的树干…”

“知道了。”

王琳凯很为难的看着那个不起眼的坑,空气中微微散发着腐臭的味道,一团白色的东西一点点的蠕动着,一根苍白的骨头露了出来,爬满了白色细线般的蠕虫。

腐肉上爬满了大大小小的犹如人指甲盖般大小的腐生物。

“这埋药也不用这样吧…”王琳凯不知从何下手,在哪里急的抓耳挠腮。

想起那人血流涌注的胳膊,王琳凯叹了口气,闭着眼往那堆腐肉一戳,还真让他碰到了个硬盒子。

“我的妈呀太恶心了!”王琳凯往后一顿,看着手上的蛆虫,忍着恶心往树上抹。

手指上黏糊糊的,王琳凯两指捏着盒子返回,那人已经陷入了昏迷,浑身发烫,王琳凯慌了手脚。

他躲在那人身旁,打开盒子,看着里面带着腥臭味的医用东西。

“抱歉啊。”王琳凯双手合十,把手上黏糊糊的液体擦在那人身上。

“可能会疼,你忍一忍。”这个时候王琳凯才发现那人中的是枪伤,伤口周围已经开始发炎。

王琳凯拿着手术刀不知道该干什么,那人却是被疼的醒了过来。

“你在做什么。”他嘶哑着声音问道,“我就眯了会儿,怎么?”他嘴角上扬,“你还想杀了我?”

“什么啊。”王琳凯神经大条,“我不会,你这是枪伤。”

“我教你。”

“呃…”

“箱子里有麻醉药。”

“你这么放心我?”

“呵…”他呕出一滩鲜血,“反正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找我。”他歪头看着王琳凯,“你应该知道你逃不过的。”

“是啊。”王琳凯点点头,“人嘛,始终都会死的。”

“你不怕我?”

“我怕你做什么。”王琳凯低头摆弄着药瓶,“我天不怕地不怕,怕你什么。”

那人赞赏的看着王琳凯,轻轻点了点头。

可是一想到那个个子高身材又壮,笑起来又呆又傻的卜凡,他的心脏却是一顿抽疼。

“但我怕他不来找我啊…”王琳凯喃喃道。

“什么?”

“没什么。”王琳凯催促,“不想死就赶紧的,我还要逃命。”

“这样吧。”那人说,“你随意,我命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王琳凯挑挑眉,给他打了一管子麻醉药。

“天马上就要亮了…”王琳凯抬头看着渐渐消退的黑。

“我不是什么善茬啊。”

王琳凯看着那人禁闭的眼睛,真想马上撒腿就跑。

本来以为是什么人受了伤包扎一下就行了,没想到是枪伤。

说不怕是假的,王琳凯手心里全是汗,手都是抖着的。

卜凡说过是人都喜欢欺负弱小,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只有强者才能安然无恙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琳子,你记得,就算害怕也不能表现出来。”卜凡叉着腰站在王琳凯面前,一字一句的说。

“卜凡啊…”王琳凯的眼睛有些湿润,“还有几年呢…孤儿院没了啊…”

然后他狠狠心,将手上的手术刀冲着那人的伤口处刺了一下去。

心累身体也累,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王琳凯拖着那人躲进角落,等着他醒。

“你就作吧王琳凯。”他玩着手里的野草,“等他醒了把你杀了,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一举两得!”

“呵…”

王琳凯打了个激灵,猛地一回头,就见那人已经醒了,在哪里疼的直抽气。

“那啥,我把你那块烂掉的肉剃了。”王琳凯不在乎的说道,“要杀要剐随你。”

“我很欣赏你。”那人眯着眼睛,“我叫杀戮。”

“什么?”

“我说我叫杀戮。”他笑着看着王琳凯,撑起身子坐着看他,“我很欣赏你,我们组织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我?”王琳凯睁着大眼指着自己,“你说你需要我?”然后他摇摇头,自嘲的说。

“别打趣我了,我知道我是什么东西。”

“我看你年龄不大。”杀戮用左手抚摩下巴,“这样,你跟我混。”

王琳凯愣住了。

“你跟我混。”卜凡看着缩在角落记得王琳凯,“我保护你,没人欺负你。”

王琳凯吸了吸鼻子,看着杀戮。

“入伙费没有。”

“不用。”杀戮摆手,“一会儿就有人来找我们。”

“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遇上麻烦了吧,反正快了。”

两个人干等了一会儿,终于出现了个穿着黑衣服脸上全是血的人。

“大哥,我来晚了。”那人激动的看着杀戮,“我可算找到你了。”

然后他就瞧见了蹲在一旁的王琳凯。

“扶我起来。”

王琳凯扶着杀戮站起来,刚抬头,一把冰冷的枪对着他的脑袋,吓得他打了个颤。

“放下。”杀戮皱眉,“这是我的救命恩人。”

“呵呵…”王琳凯干笑,不过好在,顶在脑袋上的枪拿了下来,他舒了口气。

王琳凯一动不动的坐在车里,车内充满血腥的气味儿。

“我叫嗜血。”那人头上的血已经止住,通过后视镜看着王琳凯,“谢谢你救了大哥,大哥的救命恩人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没没没。”王琳凯摆手,“没这个必要。”

“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我…”王琳凯沉思了一会儿,“小鬼吧,叫我小鬼好了。”

“好。”嗜血点点头,“三当家好。”

“嗯?”王琳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们内讧,老三带人伤了老大。”

王琳凯昏昏欲睡,却还是努力睁着眼睛听他说。

“老大刚才跟我说,以后你就是三当家了。”嗜血回头看他,“重新认识一下,我是老二,我叫嗜血。”

莫名其妙的成了AKA的三当家,动动脑子都能猜到不可能,王琳凯顺从的点头。

“哦。”王琳凯点点头,转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经过一番折腾,天早就黑了,黑暗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也不要求别的,包吃包住就行了,王琳凯叹了口气,还得撑着命找卜凡呢。

一辆银白色的轿车行驶在黑夜中,路灯照射着反射出一圈圈耀眼的光圈,如同一只黑色的猫一般,静静的在路上驶着。

“王琳凯,代号AKA.imp.小鬼。”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