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巍澜】以沈巍之名,封云澜为妻

我觉得我不能再佛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特调处走了很多人,也来了很多新人。

沈巍,赵云澜,桑赞,格兰,老李。

从此祝红再没了喜欢的人,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族长之位是怎么来的。

但她再也见不到赵云澜了。

郭长城也因赵云澜最后的付出郁郁寡欢,幸好,他还有楚恕之。

但他再没了当初的快乐。

楚恕之没了楚念之,却再次拥有了亲人,有了软肋,有了盔甲。

但他再也没有了信仰。

大庆没了主人,也没了宠着他心甘情愿为他炸小鱼干的人了,如果说恢复记忆不是一种痛苦,那他还有万年前的记忆,记忆里有沈巍,有赵云澜,还有老李。

但他失去了他最爱的三个人。

嘴巴里吃着的小鱼干,也再不是当初那个熟悉的味道。

林静没了知音,但失而复得使他重新获得了友谊。

可他也回不到曾经了。

沈巍拯救了天下苍生,却唯独负了赵云澜一人,大煞无魂之人,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点,血还是红的。

但他没能护的住赵云澜,烟消云散灰飞烟灭,入不了轮回,回不到赵云澜的身边。

消失了就是永远的消失了,他之所以抢先和赵云澜赌,就是为了让赵云澜以为他们来世可能再见。

赵云澜化为镇魂灯芯,点燃了镇魂灯,受永世折磨,但他为了不让沈巍知道,同意了这个赌约。

一个魂飞魄散,一个永世折磨,却都以为给了对方希望。

而时间,就静止在轮回的尽头。

老李这一生倾尽所有只为了赎罪,他的梦想很简单,只是想给大庆炸一辈子的小鱼干。

他幻想着一辈子很长,他还有很多时间,只可惜这一生太短,一辈子不长,再没了时间。

他的愿望成了遗言,他最后的愿望只是想再给大庆炸一次小鱼干。

可他不能了,他再也不能赎罪,再也不能抚摸大庆的脸,再也不能给他炸小鱼干。

桑赞做为族长亲手杀光自己的族人,推翻了自己亲手建立的制度,毒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他的前半生充满了阴谋,只为了给格兰报仇。

因为格兰是他最爱的人啊,可他们却害死了她,施以绞刑,就当者他的面。

他的手脚被缠上枷锁铁链,眼睁睁的看着格兰死在他面前,他挣扎,怒吼,却救不了她。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所爱之人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用山河锥惩罚了自己的族人,与山河锥一起被封印在大山深处。

被沈巍赵云澜一行人救出,成了特调处的一员,见到了心心念念的格兰。

格兰的前半生都充满了悲剧,族长之女爱上奴隶之子,自己的父亲建立的制度,自当贵族,残害奴隶。

一次偶然,她遇到了带着面具的奴隶桑赞,她没有像别的贵族一样打骂他,只是微笑着跟他说话,没有高傲没有嫌弃,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桑赞。

即使桑赞后来起兵造反,格兰尊敬自己的父亲,却也不满他建立的制度,当桑赞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格兰也没有怨言,只是哭泣。

桑赞发誓一定会给格兰一个温暖的家,格兰欣慰的笑了,她热爱着自己的族人。

可她的族人巴不得她赶紧死。

于是她被人绑在架子上,看着有心无力的桑赞,死在了心上人的面前。

因为山河锥的缘故,她没了肉体,只剩下灵魂,被赵云澜和大庆带进了特调处,成为特调处的一员,化名汪徵。

然后她恢复了记忆,与桑赞重逢。

桑赞和格兰的爱情让人羡慕,最后他们与特调处共存亡,携手一起走向死亡。

他们的死亡终结了这一辈子,他们爱了对方一生。

夜尊与沈巍冰释前嫌,同归于尽,他固然有错,可错不怪他,如果不是那次的陨石撞击地星,那他不会和哥哥走散,不会被贼酋所抓,承受着谩骂侮辱,只因他的异能还未觉醒。

他恨,他当然恨,他的哥哥成了万人尊敬的黑袍使,而他却成了因为吞噬了一个欺负他的贼酋,就被封印在了天柱,封印进了地星深处。

这一切对与夜尊来说,都是极为不公平的。

于是他开始蛊惑,给自己寻找帮手,收集异能,来帮助他恢复能量冲出封印,找哥哥报仇,质问他为什么要抛弃他,为什么不来找他,他做错了什么。

当他成功打倒自己的哥哥,却产生了疑惑。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命运的不公,才造就了如今的夜尊,不是他的错。
他也是个会委屈的哭出来的人,受伤会流血,也会疼。

地星人也是人,也会疼,尤其是心。

沈巍爱不爱自己的弟弟,当然爱,如果不牵挂,为什么会在万年前遇见昆仑君,会与他说起自己的伤心事,说起自己曾经有一个弟弟,可是他死了。

他也是个失去亲人会一个人暗自神伤,承担着责任努力活下去的人。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我梦想中的结局是最后的时刻,沈巍解释了当年为何与弟弟失散,夜尊被亲情感化,和他的哥哥一起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郭长城身上厚的流油的功德化成灯芯,点燃了镇魂灯,沈巍一行人成功的将四件圣器融合在一起,完成了麻龟和蜉蝣的心愿。

完成使命后的他们回到了海星,夜尊留在地星,与黑袍使一起守卫着地星和海星的和平。

第二天,赖床的赵云澜滚沙发,砸醒了趴在地毯上睡觉的大庆。

带着早饭来的沈巍无奈的走上前,把趴在地上的赵云澜扶起来。

大庆炸着毛的去找老李吃小鱼干,老李给大庆摆了满满一盘的小鱼干,林静一边修着坏掉的爆米花机,一边给郭长城升级他的电击棒。

祝红催促他赶紧修好爆米花机,因为她还等着吃香喷喷的爆米花来填饱肚子。

郭长城站在一旁看着林静,身边坐着楚恕之。

楚恕之赎完了罪,卸下了春秋珈,允许进入图书室,此时此刻他正捧着《上古秘闻》,一边看着书,一边嗤笑里面的内容,余光还时不时的瞥向郭长城,瞄一眼就赶紧正色看书。

汪徵依旧忙着自己的工作,尽心尽责的敬业,忙完这一项工作,领着桑赞坐到安静的地方,拿出本子和书,教他写字,教他说话。

桑赞眉眼弯弯的看着汪徵,认认真真的学着,写着,本子上写满了桑赞爱格兰,桑赞光明正大的看着格兰,说出一句流利完整的句子。

“桑赞爱格兰。”

大庆忙着吃着小鱼干,老李一边摸着大庆的头一边说。

“慢点,慢点吃,别噎着,锅里还有呢,不够咱再添。”

正在修爆米花机的林静抬起头,喊了一嗓子。

“老李!我也要吃!”

站在一旁等着吃爆米花的祝红照着林静的后脑勺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快点!我还等着吃呢!”

楚恕之手把手的教着郭长城,教给他除了电敌人,还要学会如何用电击棒来打对方。

郭长城点点头,示意自己来,让楚恕之站在一旁看。

果不其然,楚恕之刚送手,郭长城耍了几下,电击棒就掉在了地上。

楚恕之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郭长城。

“你是笨蛋吗?!教了你这么多遍!”

郭长城赶紧蹲下身捡起来,用衣服擦净上面沾上的灰尘,小心翼翼的道歉。

“楚哥…我…我…对不起,我会好好练的,请相信我!”

吃着早饭的赵云澜一下子就笑出了声。

“老楚别这么凶,万一吓到我们小郭了可怎么…咳咳咳…”

沈巍挑了挑眉,把豆浆递到赵云澜手里。

“让你别说话,遭报应了吧。”

大庆吃的满嘴流油,一回头就看见沈巍轻轻拍打着吃饭被噎住的赵云澜的背。

“嘿嘿!报应!”

赵云澜瞪了大庆一眼。

“死猫!胖猫!肥猫!”

说完就张牙舞爪的要去打他,大庆跳到老李的肩膀上,冲赵云澜呲牙。

这时,门铃响起,赵云澜只好停下奔跑的脚步,走到门口开门。

一打开门,赵云澜就摸着后脑勺尴尬的站在门口。
“爸…”

来者正是赵心慈,赵云澜的父亲,第二任特调处处长。
“你倒是挺自在。”

今天的特调处又是充满着欢声笑语。

——————————————————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未老已衰之石) 

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未冷已冻之水) 

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倾。(未生已死之身)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未灼已化之魂)

——————————————————
以沈巍之名,封云澜为妻。(未订已成之约)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