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卜鬼】Blood(吸血迷情)③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吸血鬼凡x酒吧服务生鬼

脑中一片空白,脖子上的刺痛让王琳凯缓过神来。

“放开!”王琳凯冷着脸,挣脱开卜凡带有侵略感的吻,“你想干什么。”

卜凡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王琳凯,玩味的伸出鲜红的舌头轻轻舔舐着阴森的尖牙。

“还没人这么跟我说话。”卜凡捏着王琳凯的手腕更加用力,王琳凯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你是第一个。”

“是吗。”王琳凯不甘示弱的瞪着卜凡,“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的人。”

“呵。”卜凡腾出一只手摸索着,用枕巾绑住王琳凯的手。

“你想违背条令吗?!”王琳凯抬脚就想踹,却被卜凡轻而易举的攥住脚腕,一条腿被压到耳朵旁。

“你混蛋!”

“我就是个混蛋。”卜凡不屑的直视王琳凯的眼睛,“点火的人跑了,我随便找个人泻火又如何。”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搞笑的事,哈哈的笑了起来。

“条令?你跟我说条令?”卜凡从来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你们人类规定的是不能通婚,你可别告诉我你要以身相许。”

“我去你大爷的以身相许!”王琳凯被举起的腿一阵阵的抽疼。

坏了,抽筋了。

“再说了,我可没有伤害你。”卜凡笑着看着王琳凯,“如果房事也算伤害,那你们人类也太难熬了。”

“王八蛋!”

“我告诉你。”卜凡的眸子变得血红,伸出手紧紧的掐住王琳凯的脖子。

“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是王!”

他带领着血族获得了胜利,人类死伤无数,同样,血族也损失惨重。

这种歼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他也不是干不出来,经历了那次战争,血族的一些族人开始质疑卜凡的行政能力,他们认为卜凡作为血族的王,统领着整个血族,血族自然也毫不犹豫的支持他的所有理念,但是,他们也在进化,同时也开始思考,卜凡的理念是不是绝对的正确。

不怕比自己强悍的敌人,就怕身边没有值得信赖的人。

就像是两方打架,其中一方发生了内讧,这正是另一方最想看到的,这样,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于是血族悄无声息的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方绝对支持卜凡,同意并无条件遵循他的指令,而另一方则是推选出自己的领导者霍克,有着自己的信念。

其实卜凡也觉得,自己的作风实在不容易笼络人心,本想着换换风格,没曾想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卜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邪笑的看着坐在对面的人,“难道…”卜凡顿了一下,轻轻的笑出声,“你想跟我睡?”

“阁下说笑了。”那人从容不迫的回答道,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这番调戏而恼羞成怒。

“暗夜是最整个酒吧里最出色的一所,一般都是地位高尚的人经常来的地方,阁下这么尊贵,怎么可能屈尊去哪些破烂没有档次的地方。”

“好。”卜凡赞赏的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我很欣赏你。”

“安斯艾尔。”那人淡漠的看着卜凡。

“嗯。”卜凡点点头,随即目光阴森的看着安斯艾尔,“你是霍克的儿子?”

安斯艾尔微微点头,表示回答。

“是我的身份没资格跟他并排?所以让你来打发我?”卜凡微微向前倾,端起桌上的酒,红色的液体与鲜血的颜色很相近,手拿高脚杯轻轻的晃着,杯中液体也富有节奏感的来回荡漾。

“并不。”安斯艾尔不慌不忙的回答,“父亲他病了,不方便来见您。”

“呵。”卜凡轻蔑的看着安斯艾尔,“你倒是会说话。”

安斯艾尔一身笔挺的西服,颜色是黑色的,领带是淡蓝色的,还是天蓝的蓝,在灯红酒绿的酒吧内很是扎眼,黑色的小礼帽放在一旁显的格格不入。

“何必这么绅士。”卜凡举着杯子晃了半晌也没喝一口,“放松些,这里没人认识。”

卜凡斜靠在沙发上,领口大敞,露出性感的锁骨,脖子上挂着属于他们家族的标志,衬着本就雪白的皮肤更加苍白。

“切入正题吧,先生。”安斯艾尔装着看不到那因为呼吸微微起伏的胸膛,“我来这儿是想和您合作。”

“怎么个合作法儿?”卜凡微微蹙眉,发现对方压根儿连看都没看自己,他本来还想着,如果把霍克的儿子睡了,那霍克岂不是要疯?本就能力不如,儿子如果被糟蹋,岂不是不费一兵一卒就彻底瓦解他们。

安斯艾尔明显一愣,“您不问我什么合作?”

卜凡嗤笑一声,整理了一下领子,不屑的回答,“这世上还没有我卜凡做不到的事儿。”

“那既然如此,您为何不直接灭了我们,反而还在这里以身涉险色诱我。”

卜凡危险的眯起眼睛,“你倒是怪聪明,比你那个活的像个王八窝在黑暗处从来不露头的爹强多了。”

安斯艾尔攥紧拳头忍住不动,“您说我倒是可以,请不要诋毁我的家人。”

“我说的倒是个事实。”卜凡喝了一口晃了半天的酒,“快说,我的时间很宝贵。”

“时间对您来说不算什么吧。”安斯艾尔一边说,一边举起一张照片。

“您的秘密,从来没对别人说起过吧。”

照片上是一个小女孩,穿着鲜红色的长裙,领口微微敞着露出深陷的锁骨,打着一柄伞,黑色的伞挡住女孩儿的容貌,浮动的水汽让人看不真实,黝黑的地面衬着小女孩儿脚上的鞋子更加鲜艳,天边已经破晓,天空像是被人撕裂了一道口子,阳光透过口子穿透下来。

安斯艾尔满意的看着卜凡的表情从震惊变得怨恨,红色的眸子充斥着血丝,紧紧的顶着照片上的人。

“她应该是你这辈子最大的败笔。”安斯艾尔笑着看着卜凡此时此刻的状态,“应该没人能想到吧,伟大的王不是为了血族的自由,而是为了自己的复仇。”

卜凡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我之所以跟您合作,是因为我的父亲不想让我参与这件事。”

“说。”

“我希望您能帮我先收集一些血液。”

“你让我破例?”

“规矩是您订的,您大可再多添几笔。”安斯艾尔收起照片,“再说了,规矩是死的,不是么。”

“小意思。”卜凡扯扯领子,“收集血液,仅此而已?”

“当然不。”安斯艾尔起身轻轻的把身子探过去,“还有很多忙会需要您的。”说完,靠近卜凡的脖子轻轻舔了一口。

“事成之后,照片还你,我归你如何?”

卜凡搂住安斯艾尔纤细的腰肢,将他禁锢在怀中,“早说如此,你想名正言顺的登上你父亲的位置。”

安斯艾尔微微一笑,“阁下好眼力。”

“我倒是差点就被你骗了。”卜凡把头埋入怀中人的肩窝处,“你说诋毁你可以,但是不要带你的家人,我还以为你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我并不是他亲生的。”

“他应该有虐待你吧,而且我想,他根本就没有生病。”

“嗯。”安斯艾尔靠在卜凡身上,玩弄着手指。

“他之所以派你来,不过是想打探我的底细而已。”卜凡抬头,“再者,你有我的把柄,为何不交给他?”

“阁下聪明。”安斯艾尔轻轻笑出声,“我倒是害怕阁下会悄无声息的弄死我。”

“怎么可能。”卜凡摇头,“这么俊秀青涩的男孩怎么能不好好把握珍惜呢,说吧,你对血液有什么要求。”

“18到25岁的青壮年男性人类,身体健康,意志坚强,最好身上不要有伤疤。”安斯艾尔突然绷紧身子,清楚的感觉到卜凡将手探入衣服内里,有意无意的触碰着柔软的肌肤。

“这么点儿标准,你自己肯定也能找到符合的对象。”卜凡砸吧砸吧嘴,不禁感叹怀中人软嫩的肌肤,“这么青涩,还想着把自己献给我?”

“怎么?”

“没怎么。”卜凡嘴角上扬,轻轻拍了拍怀中人的屁股,“我可是第一开发这个地方的。”

“呵呵。”安斯艾尔抿嘴轻笑,“这就对了,还要未被开发过,青涩无比的人类。”

“这要求有点儿高啊。”卜凡停下动作松开手,“这事儿本来就得偷偷干,我怎么知道那人是不是处。”

“这我就不知道了。”安斯艾尔起身在卜凡嘴唇上蜻蜓点水一般,“叫我艾尔就好。”

卜凡伸出手扣住安斯艾尔的头,更加深入这个吻,察觉到对方的不适,卜凡这才松开。

分开之时拉开的银丝被灯照的晶莹,安斯艾尔面色潮红的喘着粗气。

“还真是青涩。”卜凡索性直接将领口扯开,“我已经等不及了。”

卜凡察觉到自己的心跳极速的跳动,身上更是热的厉害。

“你给我下药?!”卜凡危险的眯起眼睛,“是想让我现在就让你被开发么?!”

“当然不是。”安斯艾尔怜惜的看着卜凡,“我本来是有献身的打算,但是时间到了,我必须得回去。”

听到这话,卜凡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

“点完火就想走?”卜凡用手撑住身子,“这可不是霍克的一贯作风。”

“我是他儿子,并非亲身,何来像他。”安斯艾尔装着看不见卜凡挺起的欲望,“我走了,先生晚安。”

走了没几步,安斯艾尔突然回头冲卜凡撩起衣服,用手拍了拍腹部,微微歪头,笑的温柔。

“可要抓紧行动呦,这里还等着被您开发呢。”说完,抛了个媚眼,快速离开。

“呵。”卜凡咬着牙,只觉得身上像是被火烧了一样,滚烫滚烫,实际上,他的皮肤依旧是惨白冰冷。

“等我满足你的要求,我定要让你欲仙欲死。”

——————————————————

对不起,我检讨,原谅我。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