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贾鬼】育儿日记①~④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今天是黄明昊和王琳凯在一起的第二百五十天。

大概真的是因为这个数字太吉利,王琳凯脑洞大开突然想养一个孩子。

“Justin啊,你有没有觉得两个人生活太单调了。”

“没有啊。”黄明昊把手中洗干净的樱桃递给王琳凯,“有了孩子多麻烦。”

“多可爱啊!”王琳凯把手机举到黄明昊面前,“你看看!多可爱!”

手机上正在播放《爸爸去哪儿》。

黄明昊语塞。

两个大男人又没有这项功能,但又不想让王琳凯伤心,黄明昊觉得还是领养一个比较好。

走访了各家福利院,孩子要么是残缺不全,要么是得了某种疾病。

“那些父母怎么这么狠啊。”黄明昊叹了口气,向义工道了谢,转身离开了。

黄明昊很心疼那些孩子,可是他做不了什么,能做的只有给福利院捐点钱,让他们别亏待了这群孩子。

义工拿着黄明昊给的一张银行卡,激动的整个身体都在颤动。

“黄先生真是个好人。”

黄明昊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举起手摆了摆。

福利院找孩子无望,黄明昊就想着能不能从医院蹲点儿,看看有没有被遗弃的孩子。

他看到了一对鬼鬼祟祟的夫妇,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嘿!”黄明昊走过去拍了那个男人的肩膀一下,“你在做什么。”

那男人猛地哆嗦了一下,颤颤巍巍的回头看着黄明昊,那女人则是撒腿就跑。

“嘿!”黄明昊冲那女人的背影轻呼,“我没别的意思。”

随即看向男人,“你为什么要扔孩子。”

那男神眼中噙满泪水,“我也不想这样。”男人蹲下身抱头痛哭,“可是我们养不活他。”

“他怎么了。”黄明昊蹲下身安慰着男人,“你跟我说说。”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男人满脸泪痕诧异的看着黄明昊。

“……”黄明昊语塞。

卧槽好尴尬!

转动了一下聪明的脑筋,黄明昊换上一副愁容。

“媳妇儿难产,我保了大的,媳妇儿还不知道。”

黄明昊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我可爱我媳妇儿了。”

“看来你也是个性情中人。”男人吸吸鼻子,“我就把孩子给你吧。”

“这么随意?”黄明昊擦擦马上就要滴落的眼泪。

“我们养不起他,就想着把他卖掉,但…”男人用含着泪的眼睛看着黄明昊,“我们也不想让他受欺负,是不是太自私了。”

“没问题的。”黄明昊安慰的拍拍男人的肩膀,“我肯定不会亏待他。”随即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钱你拿着,谋个好出路。”

“谢谢!”男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拳作势要磕头。

黄明昊被这一举动吓得懵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拦住。

“你别这样。”

男人不听,“你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这个礼我一定要还。”

抱着孩子跑的女人发现丈夫没有跟过来,偷偷摸摸的又原路返回。

“这是怎么了。”

两个大男人跪在停车场互相磕头。

黄明昊为了这个孩子也是费尽心思,跑了好多程序人家就是不给弄,原因很简单。

孩子没有名字。

在被问及孩子名字的时候,黄明昊内心是崩溃的。

本来想给王琳凯一个惊喜,特意跟他说自己出国了。

现在不得不回去了。

怀里的小孩哇哇大哭,还没到门口王琳凯就打开门探出头。

“呦。”王琳凯看见黄明昊抱着个孩子,“出个国还整回来个私生子啊。”然后碰的一声关上门,“你睡大街吧你。”

孩子哭的更大声,黄明昊徒哭无泪的捶着门。

“不是琳琳你听我说啊。”

“你不是想要个孩子吗,我这不给你整来了么。”

“真的?”王琳凯透过猫眼看着黄明昊,“那孩子进来,你出去。”

“为啥啊。”

“谁让你骗我。”王琳凯打开门接过孩子,扔给黄明昊一床被子。

如果不是躲得及时,那门就要把黄明昊的鼻子砸扁。

黄明昊惆怅的抱着被子准备离开,刚走没几步,门又来了。

黄明昊欣喜的转过身,以为王琳凯改变注意。

“那啥,这孩子叫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王琳凯嘀咕一声,“这名真奇特。”然后咣叽关上了门。

夜深人静。

范丞丞翻了个身,四仰八叉的睡着。

叮咚,叮咚,叮咚。

范丞丞烦躁的用枕头捂住耳朵,翻过身继续睡。

门铃还在不停的响着。

“谁啊,神经病么。”门铃闹的范丞丞睡不下去,猛地起身坐起来,睁开惺忪的睡眼,挠了挠鸡窝似的头发,起身去开门。

蓄势待发准备打开门给按门铃的人会心一击,谁曾想一打开就是黄明昊愁眉苦脸的表情。

“Justin,神经病啊你。”范丞丞恨铁不成钢的攥着拳的头,努力压下自己想要暴打对方的举动。

“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当别人不睡啊。”

“我也不想啊。”黄明昊举了举怀里的被子,“被赶出来了。”

“小两口吵架了?”

“也不算吧。”黄明昊摇摇头,“他不是想要个孩子嘛,我就给他整了一个。”

“哎呦。”范丞丞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轻轻捶了黄明昊一拳,“试管婴儿花多少钱啊。”

“滚蛋!”风吹的黄明昊鸡皮疙瘩起了一片,一把将范丞丞推进去,“进去说。”

“哎哎哎,你害羞啥呢。”范丞丞笑嘻嘻的看着黄明昊通红的脸。

“没有。”黄明昊猛地搓了一把脸,“我骗他来,我说我出国了。”

“那你可真棒。”范丞丞夸赞似的鼓鼓掌,“他可是最讨厌骗人的人了。”

“我知道啊。”黄明昊叹了口气,“我睡哪儿。”

“沙发。”范丞丞拍拍黄明昊的肩膀,“你这不明知故问么。”

“范丞丞你就是个老王八蛋。”

“多谢夸奖。”范丞丞吐了个舌头做了个鬼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窜回屋里锁上门。

“王八蛋!” 

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黄明昊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面向里。

“哎嘿,还挺软和。”

黄明昊觉得自己进化成了抖M。

第二天,黄明昊起了个大早,习惯性的看手机,不打开不要紧,一打开吓一跳。

手机上一共有二十五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来自琳琳大宝贝儿。

黄明昊心里咯噔一声。

“坏了。”

匆忙穿上外套高吼一声范丞丞被子先放你这里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

被吵醒的范丞丞眼都没睁就吼了回去。

“你有病啊!”

回应他的是咣叽的关门声。

“你把我门摔坏了我就揍死你。”范丞丞嘀咕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

“特么的星期六都不让人安稳。”

黄明昊还以为王琳凯出了什么事,拿钥匙的手都有点儿抖。

他看了不少关于这种的新闻,打电话打这么多没准儿就是因为被绑了好不容易拿到手机打了好几个,再不济就是绑匪打电话要拿钱。

黄明昊脑门儿上蓄了一层冷汗。

打回去就是关机,黄明昊可慌了。

门一打开,黄明昊就冲进去吼。

“琳琳啊!”

客厅里空无一人。

这时,小孩儿哭泣的声音传进黄明昊耳朵里,黄明昊大喜,随即冲进卧室。

入眼的是躺在床上哇哇大哭的小孩,没有王琳凯的踪迹。

黄明昊不去管大哭的小孩儿,阴沉着脸拿出手机走到门外准备报警。

“你杵那儿干嘛呢,咋不进去。”王琳凯手里提着一大袋子的纸尿布,怀里还抱着两罐奶粉。

“过来,接把手。”

黄明昊睁大眼睛高兴的点点头,跑过去把所有东西都接了过来。

“傻了吗这是。”王琳凯揉揉被塑料袋勒出血印的手腕,“怎么一副好久不见的样子。”

“你去哪儿了啊。”王琳凯刚一进门就被黄明昊抱了个满怀,孩子哭声衬托着两人有些尴尬。

“那啥,先管孩子。”王琳凯指指黄明昊背后,“我就卖了罐子奶粉和一些纸尿布。”

“那你给我打这么多电话干什么。”黄明昊不撒手,“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你还好意思说啊。”王琳凯推开黄明昊,“我给你打电话你为啥不回。”

“我睡着了…”黄明昊没了刚才的气势,委屈巴巴的揉揉鼻子,“我一醒过来就回你电话…”

“对了!我给你回电话你为啥不接!”

“没电了嘛!”王琳凯仰起脖子叉着腰,活像一个小老头,“你去兑奶粉!”

“哦。”黄明昊听话的去冲奶粉,王琳凯去卧室把哭的快要背过去的孩子抱起来,“真是的,昨天不好意思哈,给你灌了这么多水。”

也算是这孩子命大,把孩子抱进来就一直哭,王琳凯也没有照顾孩子的经历,看这架势应该是饿了,都这么晚了街上也没卖的了,于是他就打电话给黄明昊。

谁曾想打了十多个对方也没接,孩子哭的更大声,王琳凯手足无措的倒了一大杯子水就灌了过去,没心思多少,就想着喝水应该也能饱。

结果饱是饱了,哭的更欢了。

三更半夜的王琳凯操着心抱着孩子搁哪儿哄,还被尿了一身。

气的他又给黄明昊打了十几个电话。

“Stop!我错了还不行嘛。”黄明昊举双手投降,“你再不乐意我双手双脚你满意了嘛。”

“拉倒吧你。”王琳凯瞪了黄明昊一眼,“你搜搜怎么冲。”

“哇好麻烦的。”黄明昊挠挠脖子,“还不如我的方法好。”

“把手机拿过来举着我看看。”王琳凯白了黄明昊一眼,“别给你用冷水冲粉找理由。”

“去。”王琳凯扫了几眼将奶瓶递给黄明昊,“消个毒。”

“麻烦。”黄明昊放下手机往舀子里倒热水,然后把奶瓶放进去,“多长时间啊。”

“15~20分钟”

王琳凯回过头,“哎呦不是这样!”然后一把将奶瓶捞出来。

黄明昊洗了洗手,一回头就是这幅场景。

“哎你小心点儿烫!”王琳凯的手背瞬间就红了一大片,黄明昊急忙把奶瓶抢过来,“咋啦不就这样吗。”

王琳凯悄咪咪的把手背过去用左手可怜巴巴的指着手机。

“我看的得放锅里煮,不然细菌死不了。”

“哎呦麻烦麻烦。”黄明昊只好听话的用锅烧水,然后再把奶瓶放入沸水中。

“是这样不。”

“是,那啥我先撤了。”

“过来。”黄明昊一把将王琳凯藏在身后的手牵过来,撅起嘴巴轻轻的吹着。

“疼不疼。”

王琳凯的手背红彤彤的,一碰就火辣辣的疼。

“疼。”

“大笨蛋。”黄明昊把王琳凯的手伸到水龙头下仔仔细细的冲洗着,“我知道咋做了,你去涂点儿药然后看电视吧。”

“好吧,我正好看着他别让他醒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比我还笨。”

王琳凯笑着去看孩子了。

黄明昊左翻右翻,就是找不到食品夹。

“琳琳啊,你把食品夹放哪儿了?”

“就你头顶的橱子里。”

“哦。”

把奶瓶夹起来放在桌子上晾干,按照奶粉包装的要求,先加水再放奶粉。

“注意舀奶粉时一定要一平勺一平勺的舀,别太满啊!”

“知道了。”

旋好奶瓶盖后,黄明昊拿着装着奶粉的奶瓶递给王琳凯。

“你晃了没。”

“没。”说完,黄明昊就准备用力猛摇。

“Stop!”王琳凯接过来轻柔的摇匀,请以防奶液产生气泡。

然后有模有样的根据手机里的方法将奶液滴一两滴在手腕内侧或者手背看看温度是不是正好。

“学的还挺像的。”黄明昊夸赞道。

“那必须。”王琳凯傲娇的抬抬下巴,“不知道醒一醒啊,喝奶咯。”

“不知道?”听到这个名字黄明昊明显的愣了一下,“谁起的。”

“你啊。”王琳凯把孩子抱起来,“你跟我说他叫不知道。”

“我没说啊。”

“你再想想。”

黄明昊闭上眼睛仔仔细细的回想着。

“哎嘿,我好像真这么说来。”

黄明昊这才想起来他回来除了告诉王琳凯他抱回来个孩子,还得给孩子上户口。

当务之急是起个名字,没名字一切都不好说。

“琳琳,咱给孩子起个名字呗。”

——————————————————

热衷于挖坑不填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