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卜鬼】如果你能感同身受⑤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xxj文笔】

卜凡拉着王琳凯去找义工,门虚掩着,卜凡往里瞅了几眼,屋里没人。

“弟弟,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拿药。”

王琳凯犹豫了一会儿才松开手,卜凡很欣慰的摸摸王琳凯刚干掉的头发,刚干的头发有些毛躁,刺的卜凡手心痒痒的。

“真乖。”卜凡冲王琳凯笑笑,闪身钻了进去。

王琳凯躲在角落里,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在墙上,压低呼吸,不让自己发出动静,静谧的坏境中只听到王琳凯心脏跳动的声音。

扑通扑通跳着,一下又一下的。

这时,王琳凯听到了一阵哭泣声,伴随着的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安慰声。

义工领着雀斑男来治伤了,听声音应该还没走过来,但距离肯定是不远了,王琳凯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卜凡还在里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王琳凯更急了,刚迈出一步就被人拉了回来,卜凡把王琳凯圈在怀里。

“嘘!”

王琳凯乖乖噤声。

等到门咔嗒一声被关上,卜凡才把王琳凯放出来,看着王琳凯因为呼吸不足造成的脸红,不好意思的扬了扬手里的碘酒和纱布。

“对不起啊。”

“没事。”王琳凯摆摆手,拉着卜凡就跑。

“哎!”卜凡突然站住,把手上的东西塞给王琳凯。

“等着,回去自己涂,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不用了…”话还没说完,卜凡就闪没影了,王琳凯怕被人看见,只好赶紧跑回去。

卜凡大长腿跑了没几步,活像一只灵敏的耗子钻进厨房,屏息凝神的关上门,两只手在裤子上搓搓,开始翻箱倒柜。

在厨房里环视了一圈,怕被人发现,卜凡只拿了一块面包和一个烤红薯。

“这怎么跟我把他领进来那一天吃的一模一样。”卜凡暗地的发了声牢骚,想着王琳凯还饿着肚子,赶紧跑了回去。

卜凡一股脑的把手上的东西放到桌子上,挑了挑下巴,示意王琳凯赶紧吃,不然一会儿就会被人察觉。

王琳凯也不挑,拿起面包就开始狼吞虎咽。

“哎,你慢点儿,我没拿水。”卜凡连忙提醒,王琳凯才不至于被噎到。

“不好意思啊,让你冒这么大风险。”王琳凯手里拿着面包,看着桌上的烤红薯,有些不好意思。

“这怕啥,本来就是我对不起你。”卜凡满不在乎的在王琳凯屋里环视了一圈。

“你咋自己一个人。”

王琳凯的眼神暗了暗,没接话。

卜凡还以为自己说的不够明白,又说,“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自己一个人睡啊。”

“不是。”王琳凯小口嚼着面包,“本来是有人的,昨天刚搬走。”

“走了?”卜凡回头看下王琳凯,贼嘻嘻的笑道。

“你笑什么?”王琳凯不解。

“我笑是因为既然没有人,那我就搬过来。”卜凡拍拍王琳凯的肩膀,“我去拿我的东西,你在这等着。”

卜凡起身把衣服上的褶子拉平,回头看向王琳凯,王琳凯的嘴角上有粘上的面包屑。

“悠着点儿,不够我再去给你拿。”卜凡伸手抹去面包屑,往自己裤子上擦了擦。

王琳凯一愣,然后嘴角上扬。

“好。”王琳凯开心的笑了,那笑容就像纯净水,不含任何杂质。

卜凡的心也被这太阳般的笑容给暖化了。

“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卜凡扒着门框,“以后多笑笑,别总是愁眉苦脸的。”

然后满脸笑容迈着大步哼着小曲儿走了。

最近孤儿院的人发现卜凡很不正常。

他搬去了王琳凯的屋里,还总是跟王琳凯一块玩耍,这让那些以欺负王琳凯为乐趣的人心里很不爽。

不爽归不爽,打是肯定打不过,而且卜凡不会轻易的让王琳凯落单。

卜凡经常摸着黑到厨房里偷东西,让人纳闷的是,即便他被抓到,院长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同行的王琳凯就没这么好运了,有一次他被院长罚去外面跪着,卜凡当着所有人的面跟院长动了手。

院长气得满脸通红,胡子都竖了起来,用手指着卜凡,嘴巴哆哆嗦嗦,却说不出一句话。

卜凡被两名义工压着,动弹不得。

“罢了!”院长生气的踹了王琳凯一脚,王琳凯被踹的整个人往前一倾,卜凡挣脱开,伸手接住他。

“我说了,我会保护你的。”卜凡呲牙笑笑,脸上青一块紫一片的。

王琳凯心疼的摸了摸,“疼吗?”

“不疼。”卜凡嬉皮笑脸的看着王琳凯。

“你看,我没撒谎吧。”

王琳凯笑了。

自从卜凡为了王琳凯揍了院长一顿,所有人都知道他俩混一块了,全都默默远离王琳凯,有个嫌活的时间太长的人趁着卜凡又去厨房偷东西,在王琳凯卧室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就为了跟王琳凯单挑,却被因为长时间不回来开门准备出去找卜凡的王琳凯揍的落花流水。

那招式咋看咋眼熟,直到他偷偷去找王琳凯单挑的事被卜凡知道了,卜凡把他揍了一顿,他才发觉到。

这特么明明就是卜凡揍人的招式。

现在大家都知道王琳凯是卜凡罩着的人了。

这几天卜凡照例又在厨房偷东西,不过这次他就没这么好运了,直接让院长提溜走了。

面前站着一对夫妇。

“你不光卖小孩儿么,咋还有人收养。”卜凡挖挖鼻孔,不屑的看着院长。

“你给我闭嘴!”院长低头恶狠狠的瞪了卜凡一眼,转头冲那对夫妇笑着说。

“孩子我给你们领过来了,这么多年不见,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院长早就巴不得把卜凡这个祸害弄走,从王琳凯偷书那段时间开始,他就计划着怎么卖掉王琳凯,这卜凡不知道是成心还是有意,跟在王琳凯屁股后面活像狗皮膏药,怎么扯都扯不开。

上次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揍了自己一顿?!

着实不把这张老脸放在眼里。

面前的夫妇看起来很平常,衣服上打着补丁,女人眼睛红肿,努力的憋哭,肩膀一抖一抖的,男人满脸憔悴,胡子拉碴,蓬头垢面。

“我找了你十五年,我终于找到你了。”

话音刚落,女人就放声大哭起来,真的卜凡觉得地板都抖了抖,男人没说话,只是红着眼睛拍着女人的背安慰她。

卜凡对于父母更没什么观念,如果不是院长把他带过来,见到素未谋过面的父母,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被拐走的。

看那女人哭的架势,卜凡想着应该是父母找了他好多年,可是卜凡心里没有一点儿感觉,他只喜欢那个把他捡回家细心指导如何做人的老奶奶,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奶奶。

老奶奶之前也有一个孙子,小时候被人拐跑,从此天南地北的找,倾家荡产,无奈一下做一些捡垃圾之类的事,买瓶子赚钱来找孙子,十几年过去了还在坚持不懈的寻找着,孩子的父母五年前因为找孩子倾家荡产,无奈之下去卖肾,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奶奶是从一个垃圾桶里捡到的卜凡,听老奶奶说,那个时候的卜凡可丑了,脸皱巴巴的,还沾着一些垃圾,看不清五官,哭的可大声了。

卜凡就是因为太能哭所以被人贩子抛了。

同时如果不是因为哭的声音大,老奶奶还经常打趣的说,我这个耳背还真不一定能听见。

老奶奶的老伴儿三年前病死,姓卜,老奶奶觉得这个孩子哭的这么有劲儿,将来的路肯定不平凡,必定是前途无限光明,于是起名为,卜凡。

卜凡是个黑户,老奶奶花了大价钱才给卜凡弄上了户口,卜凡刚从产房抱出来没几天就丢了。

卜凡五岁那一天,他从垃圾堆里翻出了一个项链,项链上的珠子缺了不少,卜凡依旧高兴的跑回家,要给老奶奶戴上,然后说您真年轻!

等到卜凡回到家,他发现老奶奶睡在地上。

“奶奶,醒一醒呀。”卜凡推推老奶奶,“地上凉。”

可是老奶奶不理他,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

这个时候,卜凡才发现老奶奶不动了。

卜凡没像同龄的孩子一样大哭大闹,他只是平静的坐在地上看着老奶奶。老奶奶之前是个大学教授,所以卜凡的认知很广泛,他知道奶奶没了,哭也没用,但他还是不争气的掉了几颗泪。

卜凡擦干脸上的泪,准备用布把老奶奶裹起来,地上凉,奶奶腰不好。

他看到了老奶奶的弥留之际留给他的字条,让他找一个孩子,叫李英超,并且告诉他自己留了一笔钱在枕头底下,让卜凡拿着出去给自己谋个出路。

字条上的字不多,歪歪扭扭的。

【凡子啊,奶奶没什么给你留的,就这几年攒的一些钱,你拿着用吧。

帮奶奶个忙吧,找个孩子,叫李英超。】

卜凡一开始只是掉泪,现在拿着一把零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卜凡把字条好好的收起来,把夹在书里的照片拿出来。

照片上一个百天的婴儿,头戴雪白的棉帽,胖嘟嘟的小脸上嵌着溜黑的大眼睛,在白帽的陪衬下显得更可爱。 

他给人当童工,大冬天的给人洗盘子,冻的手指又红又痒,浑浑噩噩的熬过了一年。

阴差阳错的,六岁的卜凡想出去闯闯,坐着顺风车七拐八拐的到了A市,因为没钱让司机给踹了下来,鼻青脸肿的进了孤儿院。

卜凡跟院长嘀咕了一声我先回去,没等院长同意就蹿了,留下那对夫妇跟院长干瞪眼。

“弟弟。”卜凡气喘吁吁的扒着门,王琳凯挠挠头,不解的看着他。

“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计划吗?”卜凡看着王琳凯的眼睛,看着对方眸子里的自己。

“记得。”王琳凯点点头,“等你离开这里你就出去打拼,然后等三年来接我。”

孤儿院规定孩子没人认领的话长到十八岁就得离开,孤儿院不养吃干饭的人。

“没错,是这样。”卜凡嘴角微微上扬,笑的苦涩。

“现在。”卜凡捂着脸,“不得不提前了。”

王琳凯不解的看着卜凡,伸出手指不知道在计算什么,好半天才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卜凡。

“我没算错啊,你今年十五。”

卜凡其实一点儿也不想笑,但又怕小孩儿多想,沉思了一会儿,扬起一个巨大的笑脸。

“你知道院长为什么把我叫走么?”

“不知道…”王琳凯低下头看着自己圆润的手指,“偷吃被抓啦?”

“也不全是。”卜凡被王琳凯调皮的表情逗得有些发笑,“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

“嗯。”

“我不是孤儿。”卜凡闭上眼睛,回忆着十五年的时光,“我是人贩子拐来的,但是来到这儿绝对是场意外。”

“我应该没跟你说过这事儿,想不想听?”

“想。”王琳凯不假思索的回复。

我很高兴,你愿意跟我分享你的一切。

“那行。”卜凡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好好听啊,卜老师要讲故事了。”

“嗯。”王琳凯点点头,配合卜凡摆了个认真上课的姿势。

“我是自己坐车到这儿的,那时候年纪小,啥也不知道。”

“那个时候估摸着我得有五六岁了吧,跟你进来的时候差不多大。”

“你可比我幸运多了,你来的时候那衣服看着破,最起码能保暖吧,我就不一样。”

“自己打车稀里糊涂来到这儿,因为没带够钱让人给揍了一顿,然后就被扔下了。”

“荒郊野岭的我也不知道上哪儿去,那扔我的老秃头还跟我说有狼,我就搁哪儿打转,嘿!你别说,还真我找着儿来了。”

“第一天我就为了抢地盘跟人掐起来了,也没想多少。就挑了个最胖的直接就开始揍,我又没学过专业的武术,只知道瞎打。”

“其实我也挺聪明的,我就摁着他脸跟脖子在哪儿狠捶,吃奶的劲儿都用上。”

“他就想用腿把我别住,我就一个不小心,膝盖压他裆上了。”

卜凡想着还有些后怕,手捂住裆。

“我都觉得疼。”

王琳凯突然不想听下去,他觉得他会听到超出自己预料范围的东西。

“我得走了,弟弟。”

果然,王琳凯的眸子暗下来,一句话也不说。

“我父母找来了。”

“我向你保证。”卜凡蹲下身跟王琳凯平视,“三年后我一定来接你。”

“我跟你发过这么次誓,一次也没反悔。”

“你再信哥哥一次好不?”卜凡真诚的注视着王琳凯的眼睛。

“好吧。”王琳凯知道要走的人是留不住的,便不再垂死挣扎。

“三年后,我等你。”

“嗯。”

两个人的大拇指摁在一起。

——————————————————

提前六.一快乐。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