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卜鬼】如果你能感同身受⑥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xxj文笔】

卜凡跟着那对夫妇走了,卜凡离开孤儿院的那一天,院长笑的眼睛都没了,院里的孩子都去给卜凡送行,一张张小脸挤在铁门内眨巴着大眼睛。

卜凡走一步回一次头,走一步回一次头,就是没有看到王琳凯。

王琳凯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从窗户往外瞅。

卜凡回了好几次头也没看见王琳凯,气的把车门碰的一声关上,把窗户摇下来冲着人群吼了一声。

“王琳凯!你十八岁那年我就来接你!”

这不仅是保证,同时也对院长起了威慑作用。

“妈的。”院长暗骂一声,“卜凡这王八蛋肯定告诉王琳凯了。”

王琳凯躲在被子里攥紧了拳头。

“我知道了。”王琳凯启唇轻轻的说道,一滴泪从眼睛里留出来滴到被子上,划开了痕迹。

不知道是不是卜凡那句十八岁来接你起到了作用,这些天没有人来招惹他,所有人见了他就跟见了什么东西一样,看见他就躲。

王琳凯自顾自的走着,背影潇洒。

这一天很是意外,院里的孩子都聚集在院中央,院长站在石头上介绍着什么,身后还跟一个孩子。

孩子天真无邪的注视着众人,眼睛中盛满了清水,清澈见底。 

“做个自我介绍吧。”院长把身后的孩子往前推了推。

小孩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叫李英超。”

王琳凯抱着膀子站在人群最后,今年十二岁的个子已经长到了一米六,眼前的这个小孩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王琳凯的心有些发软。

“行了,大家都散了,中午了去领吃的,英超你过来。”院长冲小孩摆摆手,李英超屁颠屁颠的过去。

“院里没大有空着的屋子了,你跟王琳凯一间。”

“王琳凯?”

“嗯。”院长指指穿着灰色衣服往屋里走的王琳凯,“就是那个,个子挺高的那个。”

“知道了。”李英超点点头。

“还有。”院长的脸突然冷下来,“他说的话你一句也别信,等到有空屋我会把你俩调开的。”

“为什么呀。”李英超眨巴着眼睛。

“没有为什么!”院长被问的有些烦,推了李英超一把,“去跟他处好关系。”

李英超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委屈的回头看了院长一眼,然后跟在王琳凯后面哥哥哥哥的喊。

王琳凯越不理他,他喊的越起劲儿。

“妈的。”院长看着李英超的背影,啐了一口痰,“白瞎我二十五万。”

碰到李英超完全是场意外,A市被政府抛弃了这么久,有卖小孩的很正常,孤儿院里的女娃娃都卖干净了,剩下的全是男娃娃,男娃娃不好卖。一是因为院里的男孩儿最大的十五,最小的也有十二,再过上那么几年,院长估摸着都把他们撵走。

二是男孩子比女孩子精,能跑能跳的,不像女孩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最好的例子就是卜凡,仗着自己比同龄人高力气大就欺负别人。

卖又卖不了,搁院里败坏钱。

院长特心疼厨房里的面包和烤红薯,要不是院长花了大价钱让人冒充卜凡父母,这个定时炸弹还不知道要隐藏到什么时候。

李英超生的有些女气,与王琳凯不同,还有六年王琳凯就成年了,十二岁的王琳凯,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外表看起来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李英超细皮嫩肉,不像是受过什么委屈的人,王琳凯把他领进屋里,仔细端详,都是皮外伤。

“你怎么来这儿的。”王琳凯找出当初卜凡偷来的药,用棉签沾了碘酒涂抹着李英超的胳膊。

“离家出走…”李英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们对我不好,天天打我骂我。”

王琳凯眉头皱了皱,没说什么。

“哥哥你多大了啊。”

“十二。”

“哦…”

两人没了话题,等王琳凯把李英超身上的伤都涂上药,天已经黑的不成样子。

“你就不能跟我说实话么。”王琳凯嘴上说着,手上整理床铺的动作却没停下。

“你细皮嫩肉的,哪像受过委屈的。”

李英超噎住不知道怎么回答。

“院长说了不让我相信你的话…”刚说完,李英超就瞪大眼睛捂住嘴。

“你别害怕。”王琳凯直起腰看向坐在凳子上的李英超,“我不是鬼,不吃你。”

“哥哥会生气吗?”李英超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觉得这个哥哥不像院长说的这么坏。

“不会。”王琳凯伸了个懒腰,“院长的话我劝你最好不要听。”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李英超有些呆,不知道该听谁的。

“你不信我也没关系。”王琳凯躺在床上,把胳膊枕到脑袋下面,“你多大了。”

“我十一。”李英超挠挠头,“我真是离家出走的,我没骗你。”

“为什么。”

“我是个男生。”

“我知道啊。”王琳凯看着李英超,“我不瞎,不可能分不出男女。”

“啊…”李英超仰天长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他们一开始领了我还挺高兴的,养到我十岁就不一样了。”

“你要闭着眼睛听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嗯。”王琳凯点点头,“闭眼就不用了,你讲我听。”

“我又不会杀了你。”李英超撇撇嘴,“你怎么少年老成。”

“坏境逼的。”王琳凯皱皱眉,“你还说不说了。”

“说说说说说!”李英超做了个投降的手势,“我想想。”

“嗯。”

“我嘛,就是个捡来孩子。”李英超挖挖鼻孔,“意思我都懂。”

“他们领养我就一个目的,给他们自己的亲生骨肉做骨髓移植。”

“白血病还是啥啊听他们说的挺严重的。”

“一开始我还挺乐呵,后来不小心偷听到了,等骨髓移植做完就把我卖了赚钱。”

“然后我就偷偷跑出来,不小心被拐到这儿了。”

“气死我了把我当女儿卖。”李英超回头看向王琳凯,“我真的说实话了。”

王琳凯看着李英超,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不过,李英超是幸运的。

“你要不要跟我混。”

“什么?”李英超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王琳凯站起来,低头看着李英超,“你要不要跟我混。”

“好啊。”李英超不假思索的回答,眼睛里笑到似乎要冒星星。

王琳凯也笑了。

拍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示意李英超过来。

“不早了,睡觉吧。”

“哦。”李英超脱掉鞋子躺在王琳凯旁边,看着脸色白皙、清瘦的王琳凯的脸上露出愁苦惆怅的神色。

 哥哥,你是怎么到这儿的啊。”

“这个你不用管。”王琳凯翻了个身,“睡觉。”

李英超闭上眼睛,王琳凯看着明明与自己相差只有一岁却比自己矮一头的李英超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得补补。”

本来打算腾出个空屋给李英超,他还怕王琳凯会把自己的秘密公诸于世。

卖是肯定卖不了了,卜凡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这个消息,趁夜把车胎扎了,院长气的脸都成了猪肝色。

院长从王琳凯身上发现了卜凡的影子。

厨房每天都会少一块面包,院长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可偏偏就是找不出理由。

如果可以用李英超每天都在长高当做理由的话。

雀斑男从被卜凡揍的半死那天起,就一直在想如何趁卜凡不在的时候狠狠的整王琳凯一顿,好不容易等到卜凡离开,没想到半路上出来个李英超,王琳凯整天跟李英超形影不离,还得他没法儿动手。

他不怕王琳凯,他就怕李英超。

院长还等着把李英超养肥了卖掉。

就这么想想,雀斑男两个鼻翼一开一合,胸脯一起一伏,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卜凡离开孤儿院,坐在车上一语不发。

他对比了一下,觉得自己跟这对夫妇哪里都不像。

自己鼻子这么挺,那对夫妇都是塌鼻子,而且对方除了知道自己今年十五,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口口声声说自己找了自己十五年,卜凡发现女人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金戒指,看起来价格不菲。

“卧槽。”卜凡暗骂一声。

院长又特么骗了他,他亲生父母压根儿就没来找他。

卜凡心突然开始慌,王琳凯还在院里啊。

他拽了拽车把,是锁住的。

卜凡眼珠子转了转,哑着嗓子要喝水。

对方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卜凡轻而易举的就拧开了。

瓶子不紧。

卜凡装着拿起瓶子对着嘴,实际上全都洒在了裤子上。

“哎呀!”卜凡突然惊呼一声,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不耐烦的回头问他怎么了。

看看看看,刚出A市这脸就变了。

“我要上厕所。”

“憋着。”

“我尿裤了,我要上大的。”

“妈的!”男人暗骂一声,解开车锁扔给卜凡一卷纸。

“麻溜儿给老子滚去,在我视线以内。”

卜凡耸耸肩,找了棵树躲在后面。

“卧槽,出来了然后呢。”卜凡蹲在地上想办法,想了一种瞬间就被自己否定,你特么能跑过车么真是的,男人还在暴躁的吼着,卜凡急得满头大汗。

头一撇,忽然就看到了躲在草丛里的一条小狗。

如果忘记它浑身脏兮兮的话,模样也是好看的。

虎头虎脑,脑袋圆圆,耳朵毛茸茸,耳尖是黒色的,耷拉着。眼睛大大的,圆圆的,像个铜铃。鼻头是深棕色的,像块巧克力。

卜凡看着狗鼻子,肚子特别没出息的打了个鼓。

他把内衣撕成条绑在一起栓在小狗身上,忍痛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之前从厨房偷来的肉一同拴在绳子上。

“全靠你了。”

卜凡对着狗屁股就是响亮一巴掌,那狗嗷呜了一声,疼的瞬间窜了出去。

男人戴着耳机听歌,没听到狗叫,只看见草丛不断晃悠。

“那小兔崽子跑了!”男人吼一声,马上启动车子,回头冲着女人喊。

“你特么的别化妆了!煮熟的鸭子没了!”

女人慌慌张张的收拾好化妆品,阴沉着脸。

卜凡看着绝尘的车子偷偷发笑,笑完就发现自己无路可去,惆怅的在哪里踢着石头。

十五岁的王琳凯也很惆怅,李英超都十四了,个头也就前年长了点儿,停在一米六不动了。

而且十五岁,孤儿院是不会放人的。

“卜凡这个大笨蛋。”王琳凯揉揉脸,“算成自己的了。”

平平安安的熬过了三年,没有卜凡的三年。

王琳凯有些庆幸自己不是一个喜欢依赖别人的人,不然…

王琳凯露出苦涩的笑容。

他有个秘密。

谁也没说。

他喜欢卜凡。

大概是因为贱吧,王琳凯总是这么想,忍了这么多年的冷嘲热讽,突然有个人对你好,论谁都是不适应的,王琳凯下意识的把卜凡当成了世上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

他不确定自己对卜凡的定义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如果说,看到他就高兴,没了他就失落。

看他跟别人说话,心情就会不爽。

如果这样就是喜欢的话。

王琳凯摇摇头,抛出杂念。

“哥哥你不舒服吗?”李英超抬头看王琳凯,接过他手里的被子。

“我自己叠就好了啦。”

“嗯。”王琳凯随手拿了本书坐在椅子上阅读。

王琳凯脑子昏昏沉沉,勉强打起精神,翻开书,开始就觉得一行行的字在上面活动起来,像要飞;后来觉得只是模模糊糊的一片,像一窝蚂蚁在纸上乱爬。 

“我得再睡会儿。”王琳凯起身径直躺下,“中午再叫我。”

“知道啦。”

王琳凯点点头,闭上眼睛。

脑海里全是卜凡,王琳凯紧紧咬着嘴唇。

我很庆幸,没了你我依旧能活。

在我认为自己风淡云清,波澜不惊的时候。

你的突然出现,让我心花怒放,喜极而泣。

我却装作不悲不喜,小心翼翼的不着痕迹。 

——————————————————

失去动力,脑袋秀逗。

惆怅。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