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卜鬼】Blood(吸血迷情)①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吸血鬼凡x酒吧服务生鬼

离地面一米的地方,浮动着粘稠而浓厚的白色雾气,像是有生命般地流动着。

草地上泛出一种令人感觉阴森的湿漉漉的墨绿。

庞大的寂静里,只要一种类似水滴的声音,把气氛衬托地毛骨悚然。 

一个小女孩,斜刘海湿答答地贴在脸上,小小的樱桃嘴,唇齿间尚余一抹血丝,噙着浅浅的微笑,透过红袍大敞的领口露出尖细的下巴和深陷的锁骨,包裹着纤细身体的是一条血红的长裙,曳地的绵边裙摆随风摇摆。 

“出太阳了。”

小女孩撑着伞,站在被阳光照射着的空地中央。

天空中飘浮着柔和、透明、清亮、潮乎乎的空气。 

伸出纤细的手,小女孩苍白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瘆人的光。

白嫩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焦黑。

胳膊上布满烧灼痕迹,冒着白烟。

“呵。”小女孩轻启红唇。

地上只剩下一把红的刺眼的伞,还有血红的长裙。

“I hate this world.”

消失净尽。

Ashes and Ashes.

The war is coming.

                        ——————引子

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 

车站天桥、月台、铁轨被炸得稀烂,地上满是焦黑残缺的尸体。 

血肉模糊,肢体残缺。

飞机在天空中隆隆飞过,炸弹从天而降,如飞蝗,如黑鹅,成群成片,大地摇撼,火光四起,城市仿佛在地震中颤抖。

血族把玩着飞机的操纵杆。

人间惨象遍地。

火焰里血肉横飞,到处可见人类的鲜血和肢体,连树枝和电线上也挂着血淋淋的生命碎片。

一声枪响。

时间安静了。

两个极端。

 卜凡一袭红影依旧,修长白皙的骨手,死死的按住腹部,那里正不断的流淌出鲜红的血。

墨发如丝,无半点装饰,邪魅的垂落下来,殷红的嘴角洋溢一丝丝血迹,绝美的脸庞毫无血色,血红眼眸暗淡无光。 

冰冷的身体散发着死亡的气息,精致的脸透着不正常的白。

白皙的手臂上血红的伤口正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符合。 

唯独腹部的血洞令人发颤。

那名刚刚用银枪袭击他的猎人躺在他的身下,睁着充满血丝的双眼,嘴巴张的很大。

脸颊凹陷,皮肤呈现着不同于常人的白。

似乎死前受过巨大的痛苦。

凌乱的头发夹杂着鲜血,显得异常的凄凉。 

卜凡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獠牙。

他踢踢脚边的尸体向左右望去,左边的吸血鬼右臂上插着一支银箭,却用不熟练的左手死命地砍着,面目狰狞。

右边的吸血鬼杀红了眼,大声的吼叫,嘴角甚至流出血来。 

草丛中流露出动听的歌声,染着鲜血的昙花羞答答的绽放在星空下,带着腥味的风儿吹过草丛花朵凌落下来。

入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夜雾袭来,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

天空并非纯黑色,倒是黑中透着红,一直伸向远处,远处。 

卜凡眯起眼睛看向漆黑的天空,一轮血红色的月亮挂在空中。

“我们不如来签订协议吧。”

卜凡站在鲜血淋漓的尸堆上,带着嗜血的笑容看着苟延残喘的人类。

“一个和平共处的协议。”

人群中一阵骚动,一个头发花白,驼着背的老人拄着拐杖从人群中颤颤巍巍走出来。

老人消瘦而憔悴,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 

苍白的脸上两个深陷的眼窝,远处看着,既像活骸骸,又如似有若无的幽灵。 

“好。”

老人裹着一件厚重的黑色斗篷,仿佛一个套中人。 

“我先?”卜凡眯着眼睛笑。

“自然。”

“那我就不客气了。”卜凡从尸堆上跳下来。

苍白的皮肤和血色的瞳孔无一不提醒着人们他的身份和他的冰冷。

那如天神般俊美的脸庞和那魅惑的气息又如罂粟般诱人,完美的又带些慵懒的微笑,露出了一对尖牙,上面泛着的金属光芒使人绝不会怀疑它的锋利度。

是的,血族是天生的猎人,而人类却甘愿沉沦。 

“血族和人类和平共处。”深沉、雄厚的声音骤然从他的口中传出。

卜凡凝视着远方,眼眸深邃毫无波澜,一旦转变为血红,便令人不寒而栗。

卜凡优雅地扬起手臂,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欲言又止,他有着一颗无法猜测的心。 

“我们的要求不多。”

【1.人类不准携带任何对血族有威胁的东西。】

【2.人类不准猎杀血族中的任何。】

【3.血族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

【4.不准存在偏见。】

【5.血族与人类生活无较大差异,和平共处,不准出现伤残事件。】

【6.人类无权处决任何一名血族,相反,我掌握着你们的命运。】

【7.侮辱性词语不得出现。】

卜凡顿了顿,“先这样,我还没想好。”

他微笑看着面前的老人,“其他条例会根据以后的表现适当的做出修补。”

血族作为战胜方,按照规定,给予战败方两条要求。

“好。”老人目不斜视,紧紧的盯着卜凡。

【1.血族不得做出任何伤害人类生命的事。】

【2.血族与人类禁止通婚。】

卜凡清冷的眼眸倏地笼上层嗜血的寒意,仿若魔神降世一般,一双冰眸轻易贯穿人心,刺透心底最柔弱,舞衣的角落。 

然后嘴角上扬,冷眼相看。

老者的手腕上戴着一块表,那表看起来价格不菲,保持了传统石英手表的所有功能,还整合了电子硬盘的全部功能。

指针默默的运动着,轻轻掠过那冰冷的数字。

老人在等待着机会。

只要太阳出来,他们就得救了。

拖延时间,给幸存者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

卜凡冷冷的看着指针一步步的走着。

眼中洋溢着笑意。

“我来给大家变个魔术。”

一抹金光从欲欲坍塌的高大建筑物后探出头,仿佛带着人类的胜利缓缓走来,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

老人激动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The sun comes out.”

老人的眼中闪烁着光芒,这是貂黑的乌灼灼的流盼的充满着生命并有着火样热烈的眼眸。 

“Ladies and Gentlemen,Please enjoy my magic.”

不是老套的大变活人,也不是凭空出现的玫瑰花,更不是下一秒整个世界血肉横飞的壮观场面

卜凡只是左手执杖轻点地面,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说着古老的咒语,戴着金色戒指的右手高高举起。

啪。

他打了个响指。

世界仿佛沉寂了片刻,时间也暂停了几秒。

层层累加的尸堆被破开一个血洞,迸出来的鲜血溅了幸存者一脸。

离的最近的老人瞬间被红色掩盖。

视线猛地被红色覆盖,风吹过,脸颊凉飕飕的。

一个小女孩儿伸出手摸了摸,由于离得远,溅在脸上的血被抹成一条红色的丝绸。

女孩儿吓得大哭起来,声音尖锐,无不刺痛在场人的耳膜。

老人瞪大眼睛,一双聪慧但是呆滞了的眼睛,没有光彩的瞳仁,一动不动。

卜凡逆着光,面无表情的看着在他眼中连一只蝼蚁都不如的老人。

“我给过你机会。”

下一秒,老人消失了。

肝脏碎裂,身体爆开。

身后是一群惊叫满脸恐惧的人们。

与举着黑伞的血族军队成为鲜明对比。

伞上的花纹古怪,黑压压的一片,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Stupid human.”

卜凡冷着脸看着众人,身体完好无损。

他优雅的站着,血红氤氲的眸子毫无感情,深红的漩涡里带着窒息的压抑感。

空灵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着。

“不老,不死,不灭。” 

卜凡转身直面太阳,张开双臂。

“当太阳降临,我无惧于此。”

“当我行走在黑暗中,掠夺了光。”

——————————————————

失去动力。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