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卜鬼】如果你能感同身受④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xxj文笔】

院长将书从王琳凯手里拿回来,狠狠的瞪了王琳凯一眼,阴沉着脸走了,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一群人都看着王琳凯,搞的王琳凯浑身不自在。

那个举报王琳凯的男孩儿又开始发扬自己的伟大,卜凡瞅见一个戴圆眼镜脸上有雀斑的男孩儿叉着腰指着王琳凯。

“真的是你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有了前锋,渐渐的指责的声音多了起来。

“对啊,这才多大。”

“这种人还真的不要理。”

“长大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

王琳凯只觉得很委屈,辩解的话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好不容易逮到空隙想说句话,瞬间就被指责的声音埋没。

只能从喉咙里挤出破碎的声音。

“真的不是我…”

“为什么没人相信我…”

王琳凯攥起了拳头,低着头。

百口莫辩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尤其是在面对千夫所指的时候。

卜凡看着那雀斑男有些发笑,但也无心去管前排发生的事,只是躲在最后抓耳挠腮,“我没想到是他啊。”

“是他又怎样。”下铺挖了挖鼻孔,“反正现在不管我们的事儿了,爱咋咋的呗。”

“错不在他啊!”卜凡愁眉苦脸的看着下铺,“这下不好收拾了啊。”

下铺踮起脚,看着面红耳赤光着脚站在地上的王琳凯。

“兄弟。”下铺拍拍卜凡肩膀,“我咋觉得这事儿闹大了呢。”

“可不呗。”卜凡看着王琳凯,“咋整。”

“咱俩躲躲。”下铺戳戳卜凡胳膊,“你就说你又拉肚子。”

“也行。”卜凡点点头,扯过站在身旁的一个人,“我先回去,等会儿要问起来你就说我拉肚子。”

“知道了。”小胖墩点点头,脸上的肉也随着点头的动作抖动着。

“不是我说,兄弟。”卜凡真挚的眼神看着小胖墩。

“你知道为什么肥猪容易被送上饭桌么。”

卜凡说完就迈开大长腿跑了,留下小胖墩一个人在哪里瞎琢磨。

“凡哥啥意思啊。”小胖墩看着自己肉嘟嘟的手,“不知道。”

放下手踮起脚,努力伸长脖子看着前排的热闹。

“活该。”小胖子躲在后面偷偷笑地笑,“谁让你这么弱。”

月光透过摇曳的窗户照在王琳凯白得不成样子的脸上,紧闭的双眼已满含泪水,以致瑟瑟抖动的长睫毛像在水里浸泡了一样,紧紧咬着的嘴唇也已渗出一缕血痕。 

“不是我!”王琳凯大吼一声,拨开人群跑了出去。

众人被他的举动弄的皆是一愣,一瞬间鸦雀无声。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说话。

“真没劲。”

“我们回去吧。”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附和,“对啊对啊,赶紧走吧,在这里浪费时间。”

“以后别跟这个渣渣在一块玩儿就行。”

“对,离他远远的。”

              ……

等到那群人都离开,王琳凯才晃晃悠悠的迈开疲惫的脚步回到屋子里,同寝的人看着王琳凯的一举一动,冷哼一声,抱着被子走了。

王琳凯目送着那人离开,才放开心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没有心思睡觉了,就连心脏也有些疼。

他两眼直勾勾地望着被月光照出来的影子,门牙紧紧地咬着没有血丝的嘴唇。

他已经不知道哭泣,像一个用石头雕成的小孩子,只有那不住翕动着的鼻翼,使人感觉到那颗幼小的心,还在胸膛中痛苦地跳动着。

脑海里一遍遍重复着那些人的冷嘲热讽。

“怎么这么不要脸。”

“长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怪不得克父母。”

“别想了没准儿他父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啊,你看他那样。”

               ……

在王琳凯的认知里,没有父母二字。

所以当那些人评价自己的父母时,他都表现的毫不在乎。

本以为这样就过去了,王琳凯睡了不踏实的一觉,打开门准备出去,却被早已等候在外的雀斑男泼了一身的水。

王琳凯浑身被水浇了个透,湿透了的衣裤以非常不适的姿态紧紧贴在身上,头发湿哒哒的黏在额头上,发尖还滴着水,王琳凯的睫毛颤了颤,没说什么。

“你看你这幅模样。”雀斑男捂着肚子哈哈大笑,“活像一只落汤鸡!”

王琳凯攥紧拳头,整个人都颤抖着。

“你的父母也是被你克死的,哈哈哈哈哈哈!”雀斑男见王琳凯还是没什么反应,更加的得寸进尺,撅起屁股对着王琳凯扭来扭去。

卜凡从角落里冲出来一脚踹了过去,雀斑男冷不防的被踹倒,脸擦着地就滑了出去,擦出一片血痕。

雀斑男一下子就傻了,捂着脸坐起来指着卜凡,“你!”雀斑男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伸出手一看,全是血。

一看是卜凡,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哆哆嗦嗦的站起来,两条腿打着颤,一手捂着脸,一手扶着墙,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卜凡一个健步冲过去拽住那人的领子往后一拽,雀斑男一屁股蹲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行了。”王琳凯怕再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走过去拽住卜凡的胳膊,“可以了。”

卜凡红着眼睛看着王琳凯,冷哼一声,“他都这么说你父母,你就这么无所谓?”

卜凡最讨厌别人骂人拖家带口。

王琳凯突然就没话说了,深吸一口气转身就往屋里走,湿哒哒的衣服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看着王琳凯的背影,卜凡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好像跟他吼来着。

“什么啊我明明是来道歉的!”

畏罪潜逃的卜凡其实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儿过意不去,他也没想到那会是王琳凯的房间啊。

他还记得那个一脸乖巧被自己领进来的孩子,小手暖暖的。

正是因为是自己把他领进来的,所以卜凡才不去欺负他,只是偷偷笑话他,本以为可以混在一起,谁能想到对方是个弱鸡,卜凡对于弱鸡基本都不会理会。

院长抱着膀子冷着脸走进来的时候,王琳凯手里恰巧拿着那本书,宽大的T恤衫一点儿也不合身,露出半截圆润的肩膀,一脸疑惑的看着乌泱泱的一群人。

卜凡看到时王琳凯的时候,其实也呆了一下,当时一下子就慌了,脑子里乱成一团,稀里糊涂的跟就着下铺就跑了,至于后来发生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跟自己同寝的另一个人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骂的也不是多难听,大体就是说这么晚了还这么多事儿一类的话。

卜凡一回来就囧这着一张脸,下铺到是高兴的很,拉着卜凡坐到床上说着不着调的话。

“你是没见王琳凯那熊样,笑死我了。”

卜凡没什么兴致,只是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蔫儿了吧唧的嗯了一声就没了后话,下铺见卜凡表情有些异样,抬手准备拍拍卜凡肩膀问问他怎么了。

“你咋了。”抬起的手刚想拍卜凡肩膀,被卜凡轻巧躲开,一时间,两人都僵在那里。

“没什么。”卜凡躲开下铺的手站起来,“别多心。”

下铺收回晾在半空中的手,冷哼一声翻身躺到床上,不再理会,那一晚上卜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王琳凯。

想到这儿,卜凡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跟着王琳凯进了屋。

王琳凯手里拿着准备换的衣服站在床边,一脸疑惑的看着卜凡。

“你进来做什么。”

“对不起。”卜凡站在王琳凯面前揉搓着自己的衣角,第一次跟人道歉显得有些磕磕巴巴的,王琳凯也不看他,只是自顾自的在卜凡面前换了一身衣服。

卜凡咽了咽口水,掐了自己一把,稳住心神,王琳凯的衣服有点儿小,一抬胳膊就露出大半个肚子,拧着湿透的头发。王琳凯面无表情的看着卜凡。

“你还有什么事,没事的话就走吧。”

“我说。”卜凡深吸一口气,两手贴近裤缝,挺直腰板注视着王琳凯的眼睛,王琳凯也看着他,静静的,两人谁也不说话。

下一秒,一个标准的90°鞠躬和响彻云霄的声音从面前响起,震得王琳凯耳朵疼。

“对不起!我不该在那个时候逃避现实。”卜凡红着脸,一字一句的继续说道,“你可以现在就去揭发我,是我的错,真的很对不起!”

卜凡抬起头真诚的看着王琳凯的脸,“以后你就跟我玩吧,那个人已经让我狠狠打了一顿,可惨了,你都看到了,你要是还不解气,我再去揍他一顿。”卜凡急切的说着,作势要去拉王琳凯的手,却被王琳凯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卜凡的手悬在半空中伸也不是缩也不是,尴尬的气氛让他无地自容,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昨天刚躲了下铺的手,今天就被人躲了自己的手。

王琳凯把手缩进袖子里,背过身不去看他,卜凡以为自己的道歉还不真诚,把手缩回去又说了一大串,发现对面的人还是没反应甚至转了过去,更尴尬了。

犹豫了一会儿,卜凡摁住王琳凯的肩膀把人转回来,发现王琳凯一脸呆滞。

“你不会傻了吧。”卜凡伸出手在王琳凯眼前晃来晃去,被王琳凯一巴掌打掉,卜凡顺手握住王琳凯的右手,这才发现对方的手上全是伤痕。

伤口多但是不密集,都是一些擦伤和划伤,不至于留疤,王琳凯的手白皙且骨节分明,痕迹胡乱的铺满整个手背,手心还有指甲陷入的痕迹。

卜凡还注意到王琳凯的脖子上有一圈红痕,像是被人用绳子勒过,还有几个面积较大的红印,应该是被人用手掐的。

卜凡一下子就急了,刚才离的太远看不清,走近细看才发现王琳凯身上都是伤。

卜凡板着脸问他怎么搞的,王琳凯支支吾吾的说不上来,一会儿说自己磕的,一会儿说自己划的。

卜凡挺生气的,拉着王琳凯就去找义工。

拉了一下没拉动,还被旷了一下,诧异的回头看向王琳凯。

王琳凯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回味着卜凡刚才的话,卜凡是第一个跟他道歉的人。

他没经历过。有些愣神。

“我让他给你涂点儿药,你放心,以后只要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我保证!”

卜凡怕王琳凯不信,还秀了一下肌肉。

“你是第一个跟我道歉的人。”

蚊子一样细小的声音传进卜凡的耳朵,卜凡愣了一下。

王琳凯挣开卜凡的手,坐到床上看着地板,也不管对方听没听,只是自顾自的说着,卜凡静静的站在一旁听。

“我没有父母,在我的认知里没有父母二字。”

“我没见过他们,他们只给我留下了这个。”王琳凯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手环戴上。

“里面有张字条,我抽不出来。”王琳凯看着自己的手腕,闭上眼睛。

“我知道你肯定说我特别弱,什么都怕,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是被人抛下了的,我也忘了我是怎么来这儿的。”

“我来到这就光被人欺负,我自己一个人又斗不过他们。”

“他们还让我脱掉衣服跳舞,我没照做,他们就把我狠狠打了一顿。”王琳凯睁开眼睛看向卜凡,“你还笑话我。”

卜凡红着脸挺尴尬,那天他正巧路过那个角落,看见王琳凯衣服上脸上全是血,一时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我把你领进来还想着跟你玩儿来着,没想到你这么弱。”卜凡走过来蹲下身,抬头看着王琳凯。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弱鸡我不理,所以我当初把你领进来就没再管你。”

“我不知道他们这么过分,在我的拳头下他们都挺老实的。”卜凡挠挠头,“我跟他们说过不能欺负新来的,没想到他们背地里这样。”

“你跟我混,没人欺负你。”卜凡拍拍胸脯,“他们以为你手无缚鸡之力就让他们以为去吧,从现在开始我教你打架。”

王琳凯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出一句话。

“原来是你把我领进来的。”王琳凯叹了口气,“声音一点儿都不一样。”

“我都青春期了,到变声期了,变声期你知道不。”卜凡去拉王琳凯,“走吧弟弟,说开了就行,以后不这样了,咱去涂药。”

王琳凯坐着还是不动。

“你又咋了。”卜凡看着王琳凯,“那不合适啊弟弟。”

“我饿了。”王琳凯可怜巴巴的看着卜凡的眼睛。

“我三天没吃饭了…”

“刚才出去就是想找点儿吃的…”

声音越说越小,卜凡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

“行。”卜凡拉着王琳凯的手,“先涂药,咱再去吃饭!”

——————————————————

睡醒一觉看到漂亮宝宝发微博,心情超好!

旅行的青蛙🐸哈哈哈哈哈很可爱了

崽崽要好好照顾自己。

偷偷再来一发😃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