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卜鬼】如果你能感同身受①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xxj文笔】

太阳是公平的吗?不,如果太阳是公平的话,那世界上就没有阴暗的角落了。

                            ——引子

入夜,微风徐徐。

窗户上隐隐约约的透露出一个女人的轮廓。

“对不起,王太太…”电话那头的人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如何开口,良久,才蹦出一句。

“王上将他…牺牲了。”

听完这段话,女人的手剧烈的抖动起来,手机从手中脱落,垂直摔落在地上,屏保上,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瞬间变得四分五裂。

眼泪不断的从眼睛里流出,她缓缓蹲下身,捡起手机,点击回拨。

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

“喂?您没事吧?!刚才怎么了?”

女人恍惚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没事…我…”

“什么?”

“我能见他吗?最后一眼。”鼓起勇气将自己的请求说出,女人的脸变得苍白,嘴唇也在一刹那间毫无血色。

“不可以啊王太太!”那头的声音突然大起来又突然先生说道。

“高层本来不想告诉您这件事,因为他们怀疑…”电话那头的人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女人更是焦虑。

“怀疑什么?”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等下电话那头的人下一秒的答案,就像是死刑犯等着最后枪响的那样。

“怀疑是卧底。” 

女人一愣,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

“卧底?”出乎意料的,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破口大骂或者情绪失控,女人只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可真是太有面儿了。”

自从结婚一来,能见面的机会少的五个手指头都能算过来,还记得上一次见面,是王琳凯刚出生的时候,差不多已经两年没见了,身上的疤痕多多少也有十几处,那一次不是为了和平战斗的成果?现如今竟然被一些小人按上莫须有的罪名,当真可笑。

“太太,我是先生的朋友,我不方便透露太多。”!!电话那头的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您这件事是想让你有个万全之策,别牵连到你们母子。”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阵杂音,还夹杂着第三方的声音。

身后传来睡梦中砸吧嘴的声音,女人将涣散的瞳孔重新聚焦,原本飘忽不定的眼神在这一刻停在正在熟睡的孩子的脸上,目光里透露着温柔。

风轻轻拂过窗帘,带来一丝凉意,小孩不满的咂了咂嘴,翻了身继续睡。

“好,我知道了。”

擦干脸上的泪水,女人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安慰自己,“放轻松。”

替孩子关上窗户,女人在孩子额头上烙下一个深吻,动作轻柔。

“好梦,我的宝贝。”

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小孩开心的笑了出来。

“大概梦到他爸爸了吧。”女人笑的是那么的温柔。

随即,她坐在椅子上开始写着什么东西,旁边就是那个男人的照片,深情的看着执笔在纸上写着东西的人,笔尖和纸上的纹理发出悦耳的沙沙声。

良久,待纸上的墨迹已干,按照边框仔仔细细的折叠,翻箱倒柜的找到两年前求来的镯子,讲纸条折成长条装塞进空心的镯子里。

“等他醒了就带上。”女人这么想着。

取了衣服和一些婴儿用品,匆忙的定了出国的机票。

就算在劫难逃,也曾经努力过。

第二天拂晓。

女人将熟睡中的孩子轻轻抱起来,然后挠着孩子的痒痒肉。

小孩被逗得咯咯直笑。

“妈妈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女人逗着自己怀里的孩子,然后把镯子给他戴上。

“不可以摘啊。”

孩子稚嫩的眼神疑惑的看着母亲的眼睛,两只手笨拙的要给妈妈擦泪。

女人将孩子的手贴在脸上,感受着孩子温热的体温,好一会儿,才抱着孩子提着箱子出了门。

“呦,出去啊!”

刚出门就跟邻居打了照面,女人微微一笑,“是啊,出趟远门儿,可能不回来了。”

“需要我帮你看门吗?”

“不了吧。”女人想了想,“还是不要牵连你了。”

女人回身将门锁上,说完就走了,留下邻居一人在那儿琢磨。

机场很是拥挤,跌跌撞撞的护着怀里眯着眼睛想睡觉的孩子,好不容易过了安检坐上飞机,女人这才松了口气,检查了一下镯子有没有戴好,女人才彻底放下心来。

飞机轰鸣着在跑道上加速,然后飞了起来,女人有点失重,耳朵也被鼓得嗡嗡响。

座位靠着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女人觉得有些疲劳,揉了揉眼睛,看着怀里睡着了的孩子。

“真乖。”

看着窗外不断变幻的白云,心情也随之变的好起来。月亮静静地悬在窗外边,好似一伸手就能摸到。 

这时,飞机突然猛烈摇晃起来,女人差一点儿就被甩出去,索性系着安全带,女人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稳住身体。

广播传来呲啦呲啦的声音,好一会儿,才传出一句话。

“女士们先生们,刚才飞机遇到了一股气流,请不要担心。”

话音刚落,飞机便猛然失去了平衡,像一只受了伤的鹰,迅速朝左倾倒,朝地面直线下坠。 

强烈的气流导致飞机机身震动,气流的中心撞坏了飞机的机尾,导致机尾油箱失火。

乘客们惊呼着,一阵骚动,被挤在人群中的女人紧紧的搂住怀里的孩子,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广播里传来空姐的尖叫声,让在场的人无一不心凉。

有的人大声尖叫,那声音刺痛耳膜,还有的人哭着用手机编辑着遗言。

女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在失去意识的前提下,将哭闹的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蜷曲着身体,用自己的身体包裹着孩子。

朱星杰百般无聊的趴在窗户边看星星,他刚刚跟母亲吵了一架, 他觉得他的母亲像是进入了更年期一样,怎么说都说不通。

突然,一颗璀璨的光芒一闪而过,坠落到地上,朱星杰以为是流星,赶紧许愿自己的日记本不会被母亲发现,不曾想那东西落到地上燃起一片火光。

朱星杰心里咯噔一声,连忙从家里跑出去,任凭母亲在身后在厨房穿着围裙挥舞着勺子。

“你给我回来!”

朱星杰充耳不闻,加快速度跑着。

家离那东西坠落的地方很远,朱星杰跑的汗渍渍的,浑身像是被水洗了一遍似的。

“要是下一场雨就好了。”

不止是因为老天爷听到了这句话,还是因为天空心疼这个奔跑的孩子,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淡漠的风凌厉地地穿梭着,将人的惊呼抛在身后。

朱星杰刚跑到坠机地点,豆大的雨点倾盆落下,围观的人因为这场雨都四散开来,只留下飞机残骸和满地的鲜血,以及独自一人的朱星杰。

少年皮肤发白,白的几乎透明,他抬步朝着那狼藉之处走着,刚走了没几步,便被绊倒,狠狠的砸在地上。

“操!”朱星杰暗骂一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他本来也不想来的,谁让他在这里埋藏了他的日记本。

“真倒霉。”朱星杰的膝盖摔开了一个口子,他狠狠的锤了一下绊倒他的尸体,慢慢起身准备回家。

“坠成这个样子,我的日记本估计早就废了。”

嘟囔一声,朱星杰就要走,突然,他觉得这个尸体不太对劲儿。

将尸体翻了个身,依稀还能辨认出是个女人的轮廓,与众不同的是,她怀里抱着一个头上流血但还有着微弱呼吸的孩子。

“你可真是命大。”

朱星杰大着胆子使劲儿将尸体的胳膊掰开,将那小孩抱起来,脱掉湿了的衣服将孩子抱住连忙跑回家。

回到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鞋柜上少了一双鞋和一把伞,多了一双拖鞋以及一件围裙。

“正好,我挨一顿揍保你一条命。”

朱星杰一直都想让自己的母亲给自己生个弟弟,这次居然让他这么幸运的捡了个漏,他把孩子藏到自己的屋里,看着孩子头上的血迹有些无奈。

“你先晕着吧,我一会儿再给你找医生,不过…”朱星杰叹了口气,“能不能找回来就看老天给不给面子了。”

朱星杰所在的A市是最乱的一座城,杀人强奸等案件时常发生,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是最大的军火商聚集地。

朱星杰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名杀人犯,杀了父亲连夜带着孩子逃到这里定居。 

朱星杰不嫌弃他母亲,反而觉得死太便宜了那个男人。

那男人酗酒,喝醉了还经常毒打他的母亲,朱星杰认为那个男人死有余辜。

转身准备去门口迎接自己的母亲,朱星杰忽然发现那孩子手上还戴着一个镯子。

镯子上刻着一行字,并且里面还塞着东西。

王琳凯,1999520

纸条上写着,他的父亲是一名英雄。

朱星杰耸耸肩,把纸条又塞回去。

“王琳凯?”朱星杰笑了笑。

“这名字还挺好听的。”

————————————————————

这是个过渡章,我保证下一章卜凡会出现!

纯卜鬼,不包含星鬼!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