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贾鬼】最后的我活成了你的模样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早晨的阳光总是慵懒的,照在人们的脸上,痒痒的。 

黄明昊心情特别好,因为今天是王琳凯的生日,为此,他还专门起了个大早,准备给王琳凯一个超级大的惊喜。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不止是王琳凯的生日,也是他们的纪念日。

黄明昊就是在这一天跟王琳凯表的白,以那种俗到不能再俗的表白方式把王琳凯追到了手。

他记得他以过生日请吃饭的名义把王琳凯约了出来。

两个大吃货一整天都在吃,中午吃的火锅,下午吃的海底捞,末了还要去看一场电影。

入了场,黑咕隆咚的一片,两个人买了爆米花和水,坐在椅子上等着电影播放。

黄明昊偷偷的看王琳凯的侧脸。

“你要是丑点就好了。”

“什么?”王琳凯扭头看他,“我知道我长得帅,你没必要这么诅咒我。”

黄明昊冲他吐了吐舌头,继续看电影。

王琳凯耸耸肩,不再理他。

他们看的是一场关于爱情的电影,为此王琳凯还吐槽过不止一次两次。

“两个大男人,看这个干啥。”

黄明昊却说:“你不懂。”

王琳凯表示无所谓。

“你要是丑点儿就好了。”黄明昊又说。

“你没完了是吧。”王琳凯扭头看他。

“你要是丑点,我或许可以带你逛逛街看场电影,吃个西餐散散步,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黄明昊顿了一下,看着王琳凯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可你长的那么好看,让我只想和你恋爱。 ”

王琳凯一下子呆愣住了,想说的话刚到嗓子眼儿就全都憋了回去,半晌,才蹦出一句。

“你有病吧。”

黄明昊看着那娇艳欲滴的唇似乎又要说些什么,微微一侧身,吻上了喋喋不休的唇。

王琳凯睁大眼睛,忘记推开在自己唇上肆意游荡的人。

想用牙齿咬断这个肆无忌惮的舌,没想到却被黄明昊灵活的绕过,反而吻的更深。

电影正好播到高潮部分,男女主角吻在了一起。

在场的情侣有的吻在了一起,还有一些有了孩子的父母笑着用手捂住孩子迷茫的眼睛。

王琳凯被吻的喘不上气,急的捶了黄明昊几拳,这才被放开。

“你属狗的吗你咬我干什么?!”

王琳凯嘴巴痛的要死,湿漉漉的,不知道是口水还是血,王琳凯舔了一下,铁锈一般的味道充斥着口腔。

“你都给我咬出血了!”王琳凯气的对着黄明昊的胸口就是一拳。

黄明昊握住王琳凯小巧的拳头,笑着看着他。

“那你咬回来好不好。”

王琳凯脸颊通红,环顾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到这里,没等电影播完,拉着黄明昊就走。

“去哪儿?” 黄明昊随着王琳凯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夜已经深了,时不时还会传来几声蛐蛐的歌声,月光洒在地上,清冷的路灯照着王琳凯通红的脸。

黄明昊看着王琳凯带着口水和血的唇,心疼的问道。

“疼吗?”

黄明昊都想捶死自己,真是的,使这么大劲儿干什么,电影院这么黑,没想到会吻出血。

黄明昊舔了舔自己的虎牙,想着要不要抽空去拔掉它,他舍不得王琳凯受一点儿伤。

“不知道。”王琳凯无厘头的一句让黄明昊有些发懵。

“什么?”

“我说不知道。”王琳凯抬起头,“所以你要不要吻吻看。”

黄明昊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

“好。”

黄明昊笑得眼睛里似乎是要冒出星星。

眼看着就要接近那抹红,手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嘶…”

手指传来的钝痛把黄明昊的思绪拉了回来,黄明昊放下刀,举着流血的手指四处寻找着医药箱。

“在哪儿来着。”黄明昊一边吸着伤口一边自言自语,“我记得琳琳放在电视机下面的抽屉里。”

“啊!找到了。”

黄明昊翻出碘酒和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自从跟王琳凯在一起,黄明昊才想起自己有一间房子从买了之后就没再过问。

两个人把屋子打扫干净,简单装修了一下,布满灰尘的屋子逐渐开始有了生机。

王琳凯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内心比谁都细腻,买了医药箱以防外一,还买了防止切到手的模具。

黄明昊回到厨房,拿出护手的东西。

“还真派上用场了。”

然后继续切没切完的草莓。

黄明昊起了大早,把制作蛋糕的东西全部都买了回来。

他要给王琳凯一个惊喜。

把切好的草莓放到涂满奶油的蛋糕上,虽然卖相不是很好看,总归是一片心意。

黄明昊偷偷尝了一块。

“还行。”

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琳琳肯定不会嫌弃我。”

看着做好的草莓起司蛋糕,黄明昊看看时间。

已经中午了。

把蛋糕放进冰箱,黄明昊给自己泡了一桶方便面,准备一会儿出门买一点儿装饰物。

他不想邀请别人,他想跟王琳凯一起过生日。

买了花还有气球,顺便买了点儿蜡烛,黄明昊笑的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琳琳一定会喜欢的。”

看着客厅墙上用气球摆成的爱心,桌子上的蜡烛,黄明昊心里特别自豪。

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

距离王琳凯回来还有一段时间。

黄明昊做了王琳凯最爱吃的菜,还买了他最爱喝的饮料。

把菜放进微波炉里,黄明昊突然觉得有些害困。

“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太兴奋以及今天起的太早了。”

黄明昊决定回去补觉。

他躺在床上,想起了王琳凯的一些趣事。

“给你。”王琳凯在沙发上盘着腿,抬抬下巴,示意他注意桌子上的橙子

黄明昊拿起橙子尝了尝,“挺甜的。”

“那是。”王琳凯狡黠的笑了笑,你看你的电影,我喂你。

“行。”然后黄明昊就专心致志的看着电影中的男女主角狂奔以便躲避身后庞然大物的攻击。

“张嘴。”王琳凯拿了一块柠檬,咬紧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

黄明昊头也没回,眼睛也没离开电视,乖巧的张着嘴等待投喂。

“呸!”黄明昊被酸的全都吐了出来,“什么东西啊!”

那东西酸的黄明昊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拧成一团,像个皱巴巴的小老头。

王琳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连忙探身抽了几张纸给黄明昊擦嘴。

“来来来喝水。”王琳凯特别贴心的把桌子上的柠檬汁递给黄明昊。

黄明昊毫无防备的接过杯子大口喝了起来。

“哇…”黄明昊整个人一抖,然后直接吐在了王琳凯的脸上。

“我靠!”王琳凯咋呼一声,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喷了一脸。

柠檬汁顺着王琳凯的脖颈滑入锁骨,然后消失不见,白色的衣服浸湿后贴着皮肤,微微泛着红。

黄明昊顾不得酸,一边抹泪一边委屈巴巴的说。

“我热。”

“滚!”王琳凯吼了一声。

潮湿的衣服贴在身上湿漉漉的很不舒服,王琳凯索性脱掉衣服直接光着膀子,黄明昊的脸突然就烧了起来。

眼神却不自觉的顺着王琳凯的腰线一直延伸到腹部。

“得好好补补。”黄明昊小声的自言自语。

看着黄明昊的脸越来越红,王琳凯把衣服扔到黄明昊的脸上,还不忘调侃一句。

“色狼。”

然后脸红的黄明昊追着笑的合不拢嘴的王琳凯跑进了卧室。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黄明昊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两个人缠绵了很久,然后醒来发现王琳凯就睡在自己怀里。

不忍心将睡着了的小猫咪叫醒,黄明昊只是呆呆的看着王琳凯的睡颜,在心里描绘着,把那人的鼻子眼睛,以及他的所有统统记在心里。

不一会儿,小猫咪的睫毛颤了颤。然后睁开了朦胧的眼睛。

王琳凯醒来后觉得自己身上疼得厉害。

“你真不是个东西。”王琳凯说。

黄明昊突然就笑出了声。

睁开眼睛,脸红心跳的冲进卫生间里。

“太羞耻了。”黄明昊红着脸换了内裤。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王琳凯还是没回来。

黄明昊给王琳凯打电话,无人接听。

于是他只好发短信。

【你去哪儿了啊,怎么还不回来。】

【我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你再不回来我可就一个人吃光了啊。】

【你理我一下啊,打你电话也不接。】

                    To.琳琳大宝贝儿

黄明昊抱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发愣。

罢了。

“再睡一会儿,没准儿琳琳就回来了。”

黄明昊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陷入睡眠。

他太困了,真的很困,只要躺下就能立刻进入梦想。

在梦里想着王琳凯。

想起他使坏给自己晃过的可乐解渴,给自己沾了颜料的毛巾擦脸,把自己的拖鞋底部涂上胶水,害的自己摔了个狗啃泥。

明明是在梦里,黄明昊还能觉得自己的膝盖隐隐作痛。

黄明昊翻了个身,手机掉在地毯上,黄明昊的手机闪了闪,里面有一个未接信息。

【Justin,你怎么样了?】

                     From.正廷哥

黄明昊做了个梦。

他梦见他跟王琳凯走在路上,一辆车突然冲了过来。

此时的黄明昊正温柔的看着王琳凯手舞足蹈的给他讲刚才看到的趣事。

然后王琳凯突然抱住了他,快速的换了个位置。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脑袋很疼,记忆很模糊,黄明昊觉得自己的腿像是断了一般的疼痛。

绞痛不止,全身冰凉,迸沁着冷汗。 

黄明昊疼的醒了过来。

浑身上下冒着冷汗。

黄明昊突然觉得有些口渴,揉揉惺忪的睡眼,黄明昊起身走向餐桌。

腿部传来钝痛,黄明昊的左手肘狠狠地砸了地面一下,和地板来了一个热辣辣的贴面吻。 

这个时候他听见开门的声音,失去意识的时候,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冲了进来。

“琳琳啊…”黄明昊喃喃自语,“你可算是回来了。”

朱正廷把黄明昊抱起来放到卧室里,一语不发。

他就这么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时不时还会有车落锁的声音。

过了几分钟,黄明昊揉着摔疼的头坐起来。

“正廷哥?”

黄明昊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朱正廷有些呆滞,“琳琳呢?”

朱正廷的眼睛里闪着泪光,看着黄明昊。

“黄明昊,我求求你醒过来。”

黄明昊听不懂朱正廷在说什么,索性假装没听见,“琳琳呢?”

朱正廷的手举起来又放下。

“果然啊。”朱正廷心想,“我果然还是下不去手。”

朱正廷真的很想狠狠的把黄明昊修理一顿,让他看清楚现实。

“你醒过来吧,Justin。”

“我醒着啊。”黄明昊一脸疑惑,“我现在睁着眼睛,没睡觉。”

“我知道。”朱正廷双手捂住脸,弯下腰把胳膊肘放到腿上,背对着黄明昊。

“琳琳呢?”黄明昊又问了一遍。

“你吃饭了吗。”朱正廷问道,“我去给你做。”

“你别转移话题!”黄明昊红着眼睛吼道,“我在问,王琳凯呢?!他怎么还不回来?!”

朱正廷生气的拽着黄明昊的头发把他拎到卫生间,重重的把他甩到墙上,然后拿起花洒直浇头顶。

“你清醒一点!”朱正廷梗着脖子吼道,“你看看你自己像谁?!”

黄明昊被水呛得鼻子发酸,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水还是泪水。

他推开朱正廷,用衣服简单的擦了擦,冲到镜子前。

那扎着脏辫,头发乌黑发亮的人真的是他吗?

黄明昊愣在了哪里。

他记得他眼睛下方有一颗泪痣。

可是它现在不在了。

它在眉毛上。

黄明昊双手撑着洗手盆,看着水里的晃动着的影子。

这是我吗?黄明昊喃喃自语,下一秒,他冲了出去。

微波炉里的菜早就被他拿出来了,放在桌子上已经凉透了。

黄明昊把桌子上的菜全都扫到了地上,用拳头狠狠的砸在碎片上,不觉得疼。

“黄明昊!”朱正廷头发湿漉漉的冲了过来,“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

把黄明昊扶起来,让他坐在凳子上。

“医药箱在哪里?”

“电视下方的抽屉里。”黄明昊看着朱正廷在客厅晃来晃去的身影,茫然的回答道。

黄明昊捂着脸痛哭。

“我记得我不爱过生日。”

“我想起来了。”

黄明昊眼泪汪汪的看着朱正廷,“我全都想起来了。”

今天的月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穿过窗户静静地泻在房间里,将地板点缀得斑驳陆离。 

黄明昊和朱正廷背靠着背坐在地上。

“正廷哥。”黄明昊轻唤了一声,看着自己被双重包扎的双手。

“我在。”朱正廷应了一声,疲惫的眨了眨眼睛,给自己包扎着伤口。

“你说。”黄明昊侧头看向客厅不远处的一座供台。

“是不是因为今天回家的人太多了,他找不到路了。”

供台上有一张黑白照片。

王琳凯笑着看着黄明昊。

————————————————————
六月见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