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贾鬼】岁月弥久,他从未食言

【上篇有点儿虐,这篇甜一点儿】

【激情产物,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黄明昊终于和王琳凯在一起了。

王琳凯从冰箱里拿出两袋奶,一袋给自己,一袋给了黄明昊。

黄明昊拿着牛奶,坐在躺椅上禁不住的感叹当初追人的过程。

追人过程中的刺激让黄明昊不禁感叹。

“还好我是小强。”

黄明昊是幸运的,因为在他的追求途中,没有遇到什么狗血的事情。

大概是感谢大陆放开了同性之间可以结婚的政策。

黄明昊喜欢王琳凯,整个家族的人都知道,作为家族中最小的孩子,大哥表示无条件支持。

“去吧,家里人多,不断后。”

于是黄明昊就踏上了追求王琳凯的征途。

第一步:转学。

黄明昊偷偷查过王琳凯的资料,得知对方是福建泉州人。黄明昊就考虑自己要不要转学到那个地方。

精明的温州大哥,果断为黄明昊办了转学手续,并且将他的行李打包好,就放在他的卧室门口。

黄明昊嘴里的泡沫还没涮干净,拿着牙刷和杯子兴奋的喊到:“我去,大哥,你怎么这么神速!”

“那是,也不想想你大哥是谁。”

“是!我大哥朱正廷!”

黄明昊冲进卫生间,快速的把自己整理好,还不忘用发胶理了理头发。

最后拿着机票,拎着箱子准备出门。

“酒店已经帮你订好了,先去那安顿一下,然后去物业领钥匙,房子已经买好了。”

黄明昊嘴笨的说不出感激的话。

“谢谢大哥!”

从校长室报道完,黄明昊七拐八拐的终于找到了新班级。

推开门进去,班上的人都侧目注视,黄明昊跟他们大眼瞪小眼。

站在新的班级的讲台上,支支吾吾的做着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黄明昊,来自浙江温州。”

刚做完自我介绍,台下就有疑惑的声音,也不缺乏一些赞美的声音。

“浙江的怎么转到福建来上学?”

“对呀,都跨省了。”

“上学的时候会不会太远了。”

“哇他好好看啊!”

“对啊跟班上的人一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啊!”

“没有啊王琳凯长的也挺好看的。”

“但是他不适合当男朋友啊!”

对于这些声音,精明的温州人表示:Don't care。

“好了,同学们,安静一下,黄明昊,最后一排和倒数第二排有空位,你挑个位置吧。”

老师及时出来救场,化解了黄明昊的尴尬,黄明昊从一进门开始就注意到了坐在倒数第二排趴着睡觉的王琳凯。

王琳凯的位置在靠窗的倒数第二排的里侧,阳光偷偷地落在他的发丝上,散发出金黄色的光泽。

黄明昊都不好意思坐在他旁边的空位上。

他不想打扰他的这份睡眠,破坏这份美好。

像做贼似的,掂着脚,悄悄的走到空位处,尽量把声音压到最小,把书包放到桌洞里,然后拿出书本来,准备上课。

黄明昊忍不住偷偷的瞄了一眼王琳凯,时而抖动的睫毛让人误以为下一秒眼睛就会睁开,这一幕美好的就像坠入凡间的天使,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同学们好,现在我们来上课。”

老师的声音突然增大,惊得王琳凯抖了一下。

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王琳凯一脸懵逼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人。

“你哪位?”

一边说还一边挠着自己乱的不成型的头发,打着哈欠,侧着头看着黄明昊。

哪怕再怎么不正经,在黄明昊眼里王琳凯都是好看的不行。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情人眼里出西施。

“喂!”王琳凯见对方不理自己,伸出手在黄明昊的眼前晃来晃去。

回过神来的黄明昊红着脸,重复着刚刚的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刚转过来的学生,我叫黄明昊,来自浙江温州。”

“行,我叫王琳凯,你的新同桌。”

也算是走了个过场,王琳凯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低下头从桌洞里掏出这节课的课本,然后又趴下。

“我再睡一会儿,老师来了你叫我。”

“好”

这就是黄明昊的转学第一天。

第二步:套近乎。

黄明昊仗着自己的零花钱多,每天都会带一些小零嘴分给班上的人,久而久之,跟每个人都熟络了起来。

“哎,朱星杰,你跟王琳凯熟么?”

朱星杰吃着黄明昊给的巧克力,沉思了一下,回答:“还行吧,小学初中现在也是一个班。”

“哇!”黄明昊惊讶脸,“你给我讲讲你们俩的故事呗。”

朱星杰疑惑的看着黄明昊。

“你问这些干什么?”

黄明昊委屈的说道:“这都快一个星期了,我也就转学的那一天跟他说了句话。”

“所以我就在想,他是不是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啊?”

朱星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想多了弟弟。”

黄明昊是喜欢王琳凯,但是了解的不多。

就算能够使用手段查到他的信息,但那只是白色的纸,黑色的墨,没有一丝感情,不如熟人之间知道得多。

朱星杰想着怎么回答面前这个新朋友。

“他呀就是那种,在外人面前看起来就是很凶的一个小孩,但是如果你跟他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哇,这个人好可爱,对,就是这种感觉。”

“对于我跟他之间发生的事吧,我个人是怀着那种隐私的行为,就是不是那么的想告诉你。”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事,就是这小孩,挺皮的。”

“我比他大两岁,他是跳级上来的。”

“本来听说三年一个代沟,但这会儿估计已经两年一个代沟了。”

“对于他的皮吧,我绝大多数都是抱着宠的态度去看,跟他闹不起来。”

最后朱星杰故作惋惜的叹道。

“我大概是老了吧。”

第三步:拉帮结派。

经过了一个月的相处,黄明昊跟班里的人差不多都熟了起来,比如说范丞丞,毕雯珺,李权哲,丁泽仁和黄新淳。

黄明昊还专门建了一个群,邀请了他们进群。

如何追求自己喜欢的人。

毕雯珺留了一条不好意思是李希侃追的我就果断退了群。

范丞丞以自己还没有喜欢的人也退了群。

丁泽仁是舞蹈社的成员,平时很忙,基本上不玩儿微信。

群里只剩下了李权哲和黄新淳活跃着。

这才一天,黄明昊都有想解散群的感受了。

不是因为这俩太闹腾,是净出馊主意。

什么苦肉计英雄救美之类的黄明昊表示不想提。

觉得还是范丞丞靠谱一点。

于是提着肯德基全家桶碰的一声砸在范丞丞的桌子上。

范丞丞嘿嘿一笑,表示nice,而且是double nice。

黄明昊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钱包,范丞丞又进了群。

折腾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帮派终于组成完毕,黄明昊把群名改成,敬业帮。

第四步:制定计划。

黄明昊跟王琳凯之间的对话都是不痛不痒的,比如。

“你下课帮我带点儿吃的。”

“作业借我抄一下。”

“老师来了喊我一声。”

都是标准的同桌对话。

黄明昊头疼。

在群里偷偷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李权哲黄新淳毕雯珺范丞丞表示:完全O你丫的八倍消音98K。

“琳子啊我有点儿事今天就不跟你去了。”黄新淳站在门口冲王琳凯喊。

“你干啥去啊!”王琳凯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大嗓门,“说好的去网吧呢!”

“你声音小点儿啊!”黄新淳做了个鬼脸,“你肯定能碰见熟人儿放一百个心吧您嘞!”

“我有啥熟人啊杰哥要不是今天有事你觉得我能这么放肆么!”

“走啦黄新淳!”范丞丞催着黄新淳,回头冲王琳凯喊到:“雯子玩儿悠悠球伤手了我们去看看他!对不住了鬼哥!”

“切。”王琳凯不满的撇撇嘴,“替我问候一声!”

“行!”

王琳凯自认为帅气的打开门,冲着吧台喊到:“三个小时!老地方!”

“得嘞!”

王琳凯是这家店的常客,早就已经跟店长混熟,店长是一个一米九二大高个的人,叫卜凡,长的挺凶,所以来这家网吧里上网的人没有敢惹事儿的。

王琳凯气鼓鼓的戴上耳机,点击游戏准备登账号。

“王琳凯?”

黄明昊故作吃惊的看着身旁的人,“你怎么在这儿?”

王琳凯一懵,密码都输错了好几次。

“那啥,挺巧的。”

黄明昊点点头,“是挺巧的。”

卜凡坐在转椅上,正好能看见王琳凯和黄明昊。

由于离的不是很远,再加上卜凡绝佳的听觉系统。

不由得冷哼一声。

“可不,是挺巧的。”

巧到黄明昊来网吧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现在的孩子啊。”卜凡摇了摇头,“不好好学习一天天净整些没用的,一个个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没完。”

王琳凯觉得黄明昊很不正常。

你见过那两个大老爷们挤在狭小空间里还能脸红的?

听到卜凡的咳嗽声,王琳凯条件反射躲到了桌子下。

黄明昊懵的看着王琳凯的一举一动。

王琳凯暗骂一声笨蛋,把黄明昊也拉下来。

真是的,这点儿常识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跟自己吹在这里玩儿好几个星期。

“这是在干什么啊。”黄明昊悄咪咪的问,不敢乱动。

“教导主任来逮人。”

这个时候,黄明昊就听见有人在跟卜凡对话。

“你有没有看见两个个差不多一米八个头的孩子。”

“没有。”

“行,谢谢了。”

然后卜凡敲了敲桌子,声音不大,足矣让王琳凯听见。

“危机解除!”王琳凯探出头,顺带着拉起黄明昊,“谢谢凡子!”

“行了你也别玩儿了,交了钱麻溜儿回家吧。”

“好好好。”

王琳凯交了钱,转身看向黄明昊。

“搁哪儿杵着干啥呢,走啊!”

这才发现黄明昊的脸通红通红。

“你咋了。”王琳凯摸摸黄明昊的头,“没发烧啊。”

“没事!”黄明昊打掉王琳凯的手,语无伦次的说道:“我回家了!”

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留下王琳凯一脸懵逼。

“我咋招他了。”王琳凯想不通。

“我咋觉得我从哪儿看见过他呢。”王琳凯想着,迈开步子还没走几步,突然被人拽了一下。

“哥哥…你能帮我找一下妈妈吗…”

王琳凯回头看。没人,一低头,发现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女孩儿拽着自己的衣角。

“你怎么了?”王琳凯弯下腰,用修长的手指替小女孩儿抹了泪。

“我找不到妈妈了。”

“你家在哪儿,我带你回去。”

“我说不出来…”

王琳凯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不过面前的不是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儿,是个哭的丑了吧唧的小男孩儿。

突然,王琳凯就像是触电了一样,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他为什么觉得黄明昊熟悉了。

这不就是那个当初去北京玩儿碰见的那个在景区走丢的小孩儿么!

小女孩儿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王琳凯把小女孩儿领到警察局。这才离开。

拿出手机拨通黄明昊的电话,此时的黄明昊刚刚编辑好的一条计划失败还没发出去,就被铃声给刺激了一下。

“喂?!”黄明昊有点儿兴奋。

“你是不是那个在北京哭得稀里哗啦的一个小孩儿。”

黄明昊有点儿难以为情,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嗯…”

“我去!”王琳凯震惊道,“真是你?!”

“嗯。”黄明昊觉得要是有个地缝,自己早就钻进去了,真的,回忆太丢人了。

“我的天你不会真的是来追我的吧!”

王琳凯记得自己直接把那人领到了自己爹妈面前,给他父母打了电话才发现这孩子是自己离家出走的。

王琳凯几乎是笑得昏厥。

“你看看你,哪里像个男孩子嘛,哭成这样。”

黄明昊在王琳凯家里住了三天,黄明昊的父母才赶到。

“真是谢谢您。”

“不客气,孩子看好了,别再丢了。”

“谢谢。”

王琳凯还记得黄明昊被他母亲牵着手出去的时候,还吼了一嗓子。

“我长大了就追你!”

王琳凯更记得自己当初仗着嗓门儿大还应了一声。

“行啊!”

等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也没回复。

“我挂了啊。”王琳凯摸摸鼻子,有些尴尬。

“别!”黄明昊下意识的喊出声。

他多想告诉他,是啊,我想追你。

我怕我招惹了阳光就回不了头,也怕阳光蒙尘惹垢。

“还有啥啊。”

“你刚才问我什么?”

“我问你是不是来追我的。”反正脸皮已经够厚,再厚一点儿也没什么,他王琳凯是谁,大厂鬼哥啊。

“嗯。”

这次轮到王琳凯不说话了。

“你回回头。”

王琳凯应言回头。

黄明昊打着电话,站在路灯下。

灯轻柔的洒在他的头顶上,整个人都被光芒包裹着,像下凡的天使。

“我确实是来追你的。”

王琳凯怔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随即坏笑道:“行。”

然后呲牙笑笑,“看看咱俩谁跑得快。”

至于谁跑过谁了,黄明昊不想说话,只是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一身的牛奶,和王琳凯笑到捶地的动作。

王琳凯在袋子上扎了几个眼儿。

岁月弥久,他从未食言。

谁家少年不风流,幸得此生恰逢君。

评论(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