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

理想不过唱个小曲两三知己

【贾鬼】吾尝之

【OOC属于我,勿上升真人】

黄明昊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所以对于王琳凯的示好总是无意识的拒绝。

王家世代出将军,就连府中年龄最小的王琳凯也在习武,准备参加下一次的征兵。

功高马上就要盖主的王家渐渐引起周围人的不满,惨遭陷害。

皇上也觉得王家势力渐大,唯恐触及皇位,但念及王老将军世代为朝廷分担,迟迟不肯下令。

被奸人蒙蔽,终是下了杀令。

王家满门抄斩,黄明昊不停的求情最终保了王琳凯的命。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王琳凯被流放边疆,永世不得回国都。

听说王家赴刑场时,都是昂头挺胸走的。

临行前,王琳凯特地邀请黄明昊,在河边会面。

河边有一座茅屋,比不上国都的繁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王琳凯问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黄明昊犹豫了片刻说道:“我们是兄弟。”

王琳凯哈哈大笑,然后呜咽,最后放声大哭,他哭的很凶,黄明昊不知道怎么安抚眼前的人。

王琳凯穿着青色的袍子,衬得面颊雪白,眼角还有着泪痕,不知是喝酒太急呛出的眼泪,还是被伤透了心的人低声呜咽的产物。

“你爱喝酒?”黄明昊不解的问道

王琳凯一愣,笑着回答:“是啊,酒能解愁。”

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手握着酒壶,仰起脖子灌了一口,被呛的全都吐了出来。

黄明昊吓得连忙上前查看。

“我没事。”王琳凯说,“继续喝。”他抹了把泪,笑着看着黄明昊。

“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黄明昊噎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开口。

“此经一别怕是永世不再见了。”

王琳凯又灌了一口酒,呛出了泪。

那红色的眉心痣刺痛了黄明昊的眼,刺痛了他的心。

临行前,黄明昊偷偷给押送的官兵一点钱,拜托在路上多加照顾,专门用软轿送他到边疆。

不曾想路上遇到了马匪,王琳凯失踪。

幸存下来的人快马加鞭要把此事送到王城,黄明昊知悉消息后拦住了那人,平生第一次杀人,是为了他。

随即沿路要去找王琳凯。

忘了是多少个春夏秋冬,黄明昊记不清了,他晚上住在宫外的王爷府,白天就在街上四处晃荡。

肚子传来一阵咚咚的打鼓声,黄明昊摸了摸肚子,随便找了一家摊,要了一碗馄饨,大口大口的吃着。

“小子,这个位置我们占了。”

黄明昊从氤氲水汽中看到两名魁梧的大汉,环顾四周,只是有人看热闹,没有人出来帮他。

没有任何预兆,凳子猛地被人撤走,黄明昊冷不丁的一屁股蹲了下去。

站起身,怒目圆瞪。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大汉说着,挥着拳头直冲黄明昊的面门。

来不及躲闪,黄明昊闭上眼睛等着。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黄明昊睁开眼,看着自己面前的大高个,有些惊讶。

“你没事吧。”挡在前面的大个子问道。

“我没事。”

听到身后的人没事,大个子扭了扭脖子热了一下身,气运丹田,握着大汉的手把人整个抬起,狠狠的砸在地上,尘土飞扬,倒拔垂杨柳。

另一个大汉看着自己的兄弟被干倒,挥舞着胳膊冲了过来,想撞翻那人。

“小…!”心还没说出来,只见大个子只是微微侧身,那大汉不曾想对方会来这么一出,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被躺在地上的大汉绊了一跤,摔了个底朝天。

危机解除,黄明昊擦净脸上的泥土,抱拳想请示对方名讳,等大个子转过头,心当即一沉。

原来是卜凡。

面对旧友,黄明昊出乎意料的没做其他动作,只是平静的问候到。

“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黄明昊卜凡从小一起长大,前者贵为皇子,后者御前带刀侍卫。

两人相处不像君臣主仆,却像是哥哥和弟弟。

第一次与王琳凯见面,是在黄明昊七岁生日宴上,眉间的一点痣,点进了十三岁的卜凡心里。

卜凡千辛万苦打听对方名字,被黄明昊轻而易举就问到了手。

心有不甘。

得知王琳凯去边疆的消息,卜凡循着马车碾过的痕迹找到了王琳凯。

看着痕迹突然歪七扭八,左拐右拐的引起了卜凡的注意。

随行的本来就没几个人,一马匪站在马车上,手要撩起帘子。

卜凡红着眼,一个健步,手起刀落。

那人来不及反应,便已命丧黄泉。

卜凡抱着昏迷不醒的王琳凯走了。

醒来后的王琳凯没说什么,只是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着冒着白沫的水愣着。

卜凡不想打扰,便燃了篝火,烤着打来的兔子。

“什么味。”王琳凯回过头来。

“肉味。”卜凡扬了扬手里的烤兔肉,“来一只?”

“当然。”王琳凯从石头上跳下来,接过卜凡递来的兔子肉。

烤肉滋滋发出声响,一滴热油顺着饱满的肉的纹路慢慢滑下。

已经饿了一天的王琳凯终于忍不住,没等到卜凡那一句小心点儿,烫。便张开嘴,一咬就是一大口,烫的呲牙咧嘴。

卜凡哈哈大笑,拍拍自己身边,示意那人坐下,王琳凯盘腿坐在卜凡身边,一大一小围着篝火吃着烤兔肉。

“手艺不错,要是来点儿酒就好了。”

“我记得你不喝酒。”卜凡无意识的回答,勾起了王琳凯尘封在内心深处的回忆。

小时候的王琳凯因为喝酒导致昏迷,所以发誓再也不沾酒一滴。

长大后,情况有所好转,虽说不会昏迷,但也会浑身发烫。

黄明昊七岁生日宴上,黄明昊就曾问过他,“你不喝酒吗?这酒不会醉的,是额娘亲自给我酿的果酒。”

“我不爱喝酒。”

不久前的饯行酒,黄明昊又问了他,“你爱喝酒?”

王琳凯撒了慌,伤了心。

“回神了!”卜凡伸出手在王琳凯眼前晃晃,王琳凯打了个激灵,回过神,不说什么,只是大口吃肉。

卜凡不会触碰王琳凯的伤心事。

 两人在一处隐蔽的地方盖了座房子,花光了盘缠的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决定出去赚钱。

卜凡凭着一身本领给人押镖,偶尔沿路打几个野味,王琳凯闲着无事,女人的活他也做不来,索性每天去集市上帮人呦呵。

“不好吃不买啦!”

“货比三家!”

头一次王琳凯觉得自己嗓门大真好,不像那个人,总是让自己声音小一点。

“真该死。”王琳凯背过身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你不应该想他。”

王琳凯揉揉眼睛,扯出笑容,继续吆喝。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啊!”

王琳凯大大咧咧的性格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卖鱼的大爷见这孩子穿的单薄,送了两条鱼,让他回去补身子。

还有买烧饼的小哥,卖糖葫芦的老爷爷…

卖糖葫芦的老爷爷最喜欢听王琳凯给他讲故事了。

人长的清秀,声音也清脆。

当问及是否有妻室时,王琳凯红了脸,扭扭捏捏的说有了。

从此以后的吃食都翻了一倍。

卖鱼的大爷给了王琳凯两条鱼,卖糖葫芦的老爷爷给了两串糖葫芦,卖烧饼的小哥每天中午都给王琳凯两块饼让他不回家的的时候垫肚子…

王琳凯笑嘻嘻的接过,说了声谢谢。

拿着路边商贩送的吃食,王琳凯兴高采烈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摘了路边开的正艳的花儿,给自己编了个花环戴在头上,想回去给卜凡看看,问他好不好看。

王琳凯推开虚掩着的门,看到了在床上躺着的黄明昊,卜凡不知道去哪里了,王琳凯装着看不到黄明昊,在房间里溜了一圈,把头上的花环放到一边,准备出去。

黄明昊连忙喊了一声,王琳凯砸吧下嘴,回头。

“近来可好?”黄明昊问道,王琳凯站在床边不说话。

黄明昊看着王琳凯的眼睛,温柔的似乎想滴出水来。

等了半晌,王琳凯也没回答,自顾自的叹了口气,言语道。

“看你无事,便是好。”

我想过很多,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没事了。

卜凡抱来一大捆柴火,点着炉子,刚下了雨,空气还有些潮湿。

卜凡看着王琳凯,又回头看了一眼黄明昊,不等卜凡开口,黄明昊回答道:“我会离开的。”

天涯海角,自是不必再相见了。

养了差不多一个星期,黄明昊抬抬腿,已经不疼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再不回去,额娘是会担心的,到时候,肯定会派人寻到这里。

黄明昊不想有人来打扰王琳凯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

“我不想打扰你。”黄明昊准备走了。

王琳凯站在门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这里跟黄明昊说话。

“黄明昊,就此别过吧。”王琳凯的眸子里倒映着黄明昊憔悴的脸,心脏隐隐作痛,卜凡只是站在门口,双手抱怀淡淡的看着屋内的两人,一言不发。

“如你所愿。”黄明昊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我本应潇洒一生,在百花之间看尽人间烟火,品味世俗长短,感叹人间七情六欲,饮一壶酒,再唱一次一醉方休。

都说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黄明昊原本不信,如今他认栽了。

“下辈子,我希望我们能擦肩而过,不要相认。”

卜凡拿着王琳凯上午买来的风筝出了门,王琳凯看着黄明昊。

“好。”

然后跑到屋后的空地上与卜凡做风筝。

不是他王琳凯决绝,他不想为这个人再多流一滴眼泪。

“不对啊我记得卖我风筝的姐姐说就是这样的啊。”

“哎呦!不是这样的你架子安反了啊卜凡你个大笨蛋!”

黄明昊还没走,只是站在不远处,看着嬉笑打闹的两人。

卜凡的余光瞥见了注视这里的黄明昊,只是动了动身子,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黄明昊的视线。

“咦?你挡我干什么?”

“我没挡你。”

“好啊你说我矮!”话毕,一个健步窜到卜凡身上。

卜凡托着王琳凯的屁股,唯恐身上的人掉下来。

黄明昊低下头,一语不发。

你说,如果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那该多好。

两个人要是从一开始就没有交集,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遗憾了。

如今,年过半百的黄明昊拎着一壶酒,坐在一块碑前。

“我又来看你了。”黄明昊用手轻轻的摩擦着凹下去的线条。

威震将军之子王琳凯之墓。

王家虽满门抄斩,但皇帝念及旧情,将王家上下尸首全部埋进了王家祖坟。

王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只要你是王家的人,不管你身份如何卑贱,死后你都有资格埋进王家祖坟里。

黄明昊还记得,河边的一座茅屋里,有两个人。

一人身着青色衣袍,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手里握着酒。

一人一身灰蓝,一语不发。

“我来这世上无非就是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那天看累了也就离开了”

如果时间还能重来,黄明昊可能不会这么回答。

“怎么可能。”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黄明昊一定会这么说。

“别走,我陪你。”

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时光之箭射落岁月的枯枝败叶,朦胧的往事氤氲在澄澈的香茗中。

黄明昊第一次见到王琳凯是在自己的生辰宴上,小小的一只坐在角落里,默默的吃着盘里的菜,不与周边人打交道,黄明昊觉得很新奇。

于是等到散宴,客人们都要走光的时候,黄明昊跑过去拉住那人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

被牵住手的少年微微一愣,随即展露笑颜。

“你猜。”

许多年后,黄明昊想起这段时间后,还会感叹到。

“如果当初不问,那该多好。”

“两人没有交集,那便最好。”

后来,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王琳凯。

黄明昊偷偷的把这个名字烙在心里,天天描绘。 

“你真狠。”黄明昊仰起脖子猛地灌了一口酒,体会着当初王琳凯被酒呛得流泪的滋味儿。

“我对不起你。”黄明昊毫无征兆的大哭起来,“我真的该死。”

每一次来看他,黄明昊都会想起那段时间。

他还记得,走后没几天,搜查的官兵就践踏了这世外桃源。

等到他得到消息赶回去的时候,只看到卜凡死不瞑目的尸体。

黄明昊颤抖着身子,替卜凡合了眼,收了尸,埋在了离坍塌的房子不远处的一棵桃树下。

那是卜凡和王琳凯种的树。

黄明昊安顿好一切,快马加鞭赶回王城,得知王琳凯一切安好,就住在王府。

原来,找回王琳凯后,皇帝就后悔了,

想着给王家留后。

王琳凯住在王府,从来没出过门,也不让人进。

王府早已破败,原本还有几个人来送饭,时间一长也就不再来了,留着屋内的人自生自灭。

王琳凯疯了,路过这间房间的人每天都能听到王琳凯声嘶力竭的哭声以及毫无灵魂的呼喊,还有充满恐怖的对话。

“卜凡啊…”

“我看见你了…”

“你带我走好不好…”

黄明昊只是坐在门外,背靠着柱子,阴沉着脸,一语不发。

他进不去,不只是因为王琳凯不让进。,他把所有东西都堵在了门口,连窗户都没放过。

终于有一天,一切都安静了。

黄明昊在门外守了快两个星期,突然间的安静让黄明昊心慌。

黄明昊把门拆了,木头突起的倒刺刺进手掌心,黄明昊感觉不到疼,被尖尖的木片划开好大一条口子,血染红了他的袍子。

好不容易把挡门的东西移开,黄明昊浑身是血,不明情况的人还以为是刚从战场上回来。

还没等走到床边,黄明昊的双腿就开始颤抖,一种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感觉瞬间就贯遍了全身。

黄明昊抱着身体冰冷的王琳凯,哭的撕心裂肺,终是哭昏了过去。

醒来时,物是人非。

世界上再也没有黄明昊心心念念的人了。

他的王琳凯,终是没了。

你说梦呓故园,桃花水里游鸳鸯;后来千山暮雪,老翅几回自奔忙。

你说黛茗青颜,湖光潋滟;后来画堂春晚,雾满山岚。

你说莫失莫忘;后来梦里花凉。

古人说,人生有七大恨。

一恨年华早逝,二恨光阴难返,三恨世事无常,四恨人心难测,五恨生无可恋,六恨死亦难安,七恨天地不仁。

黄明昊自嘲的笑了笑,“我样样都有。”

有限的生命里我没有了你,时光不复返我无法改变我说出的话,世事无常我没能一直陪你,没人能见的别人比自己好,果真人心难测,活着还不如死去,反正我对这世界已经没有了留恋,但我就怕我死了之后,后世对你的评价如何,会怎么对待我爱的人的墓碑,天地不仁,我们没能在一起。

我收回我说过的话,什么擦肩而过,统统不是,我希望绕过时光,我们还能相逢。

眼睛能目睹一切,唯独看不见自己。

黄明昊多想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当初怎么没能看出王琳凯的心。

黄明昊的心又开始疼了,疼的他直抽凉气。

他又想起了冰冷的尸体旁的字条。

那被鲜血浸湿了的字条。

那字条上面写着。

往事一笔勾销,余生各自逍遥。

————————————————————
略微不要脸的推销一下之前的两篇贾鬼

【贾鬼】土味情话:
http://yanbeiyema.lofter.com/post/1ef5e4ae_128902b3
【贾鬼】朝朝暮暮:
http://yanbeiyema.lofter.com/post/1ef5e4ae_128c4709
不甜你打我。

评论(10)

热度(50)